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转载:和美国人算计 (曾某)  

2017-09-08 01:09:30|  分类: 2017旅美纪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旅美纪行(8)

     不知您是否见过米国一些城市中的“车道(Drive Way)”,它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车道,而只是在家门口的街道上划出一个范围,告知人们这里不能停车,免得堵住居民住宅停车位的车。

   我目前就住在这样的地方、一栋上下两层的小楼,小楼只有一个车位,而我幸运地拥有这唯一的车位。

    有一天突然有个人找我说,他想跟我说件“比较复杂”的事。我问他什么事,他说:“嗯……这个……你能不能把车位租给我?”他是附近的一名管工,需要一个地方来停他的工具面包车。

    我说:“恐怕不行啊,我只有一个车位,我的车也得停啊。”

    他说:“你看啊,这个车位是你的,那么车位外面的车道(drive way)也是你的。你把车位租给我,把你自己的车停在车道上,如何?”

    我说:“停在车道上就算停在街上了,得有居民停车证才行。”

    他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拿驾照去申请一个就行了,很容易。”

    然后他仔细告诉我到那个地方怎么走,并愿意以高于市场价格的价钱来租我的车位。

    但我还是犹豫,问他:“你每天需要开进开出多少次?我的车停在车道上挡住了,你怎么开出开进呢?”

    他说:“不然我每次需要开出开进时,给你发短信?”

    我想:“这也太麻烦了吧。”不过,我看他好像真的十分急切,就跟他说:“让我考虑考虑吧。”

    我真的认真考虑了两天,觉得唯一可行的办法是,我给他一把车钥匙,让他自己去挪我的车,这样我就不用烦了。

    不过,唯一的问题是:万一他把我的车开跑,从此再也不出现了怎么办?

    不过我很快摇摇头,驱走了这个想法(毕竟我的车也是有保险的)。我给他发信说我决定接受他的提议,会给他一把车钥匙供他需要时挪我的车。

    当我把车钥匙交到他手里时,他好像有些感动,并说:“谢谢你的信任。我不会辜负你的。”然后他立刻就付了一个月的租金,也没问我要发票。我们俩谁也没提要不要签个合同之类的事。

    两周后,他突然发短信说,他已经在离家更近的地方找到车位了,不需要我的地方了,他会把我的车钥匙放到我的信箱里还给我。

  我心想:“那要不要退还给他两周的租金呢?他毕竟只用了两周?不过,我们是说好按月付的呀?他‘早退’不是我的责任?”

  我想来想去没想明白。鉴于他也没问我要,我就把此事放下了。

  几天后我突发奇想:咦,既然这里一个小小的车道都这么抢手,我何不再找一个“租户”?

  于是我真的放了个小广告在网上,第二天就接到回复。这次来的是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我跟他解释了我这里的“复杂”情况,他却毫不在意,并说由于他开出开进会非常频繁,他更愿意租用“车道”,同时把他的车钥匙给我一把,让我在需要时挪他的车。

  “交易”很容易就这么谈成了,他当下就付了一个月的租金,然后就两个星期再也没露过脸。

    两周后,他突然给我发信说,他将于当晚八点半至九点之间把车开到我这里来停著,同时会把车钥匙也带一把来。

    晚上他来时,跟我解释道,原来过去两周他回外州去搬家了,今天刚搬完,把一切收拾妥当。说完,他把车钥匙留给我就走了。

    也许,对于在米国长大的人们来说,这一切都很“正常”。但看着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路的那端时,我却忍不住想:“既然他知道自己要回去搬家,要两周以后才用得上车位,当时为何不向我说明呢?他那时如果要求我把车位给他留着,他从实际开始使用这天才开始付钱,我也会同意的。他为何要白白多付两周呢?”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从来就没有这样去“算计”过。但对于在中国长大的我来说,已经习惯“算计”了。

    我十岁左右时,曾被父亲狠狠地打过一次。挨打的原因呢?因为我拒绝到农贸市场去买菜。我平时一般都很听话,父母老师叫干啥就干啥,从来不敢忤逆。可那天我死活就是不去,也不解释为什么,把我父亲气坏了,对我一阵狠抽。

    可是,他却没有发现,我从来都没有拒绝到国营商店去买东西。因为国营商店什么都是明码标价,要什么买了就走,非常容易、简单。

    可是农贸市场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什么东西都需要讨价还价。你问他:“罗卜怎么卖?”他心里明明只打算收五分钱一斤,但嘴上却至少问你要一毛,然后你再问他:“两分钱卖不卖?”然后双方再经过一个漫长的、若干回合的讨价还价,最终才能做成这五分钱的交易。

    对我来说,这种过程太痛苦、太漫长。我小小的心灵从来都不明白,为什么卖家不能一次性直接说出他想要的价格?为什么居然会有人享受这讨价还价的过程?最后,我还最讨厌每次买完菜回到家中,都要一一汇报什么东西是多少钱买的,然后被告知,这个那个我买太贵了……

    我向来认为自己是个很不喜欢“算计”的人。然而,通过与这两名美国人“做生意”我才意识到,虽然我自认为不是个喜欢“算计”的人,小时候宁愿挨打也不愿去菜市场讨价还价,但是,在“算计大国”的长期熏陶中,还是不知不觉地养成了“算计”的习惯——即使不为自己“算计”,也在替他人“算计”。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