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7)——藏在炕洞里的屠格涅夫  

2017-08-30 01:08:18|  分类: 2014秦岭山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此文曾于2014-11-16发表,因被不得已捞出来晾晒,不料又第二次“北风”,只好再次打捞,原文如下):

        现在的文学作品,总是特别渲染知青生活的艰苦,这不够真实。

        虽然农村的物质生活的确比城里差很远,知青们也为此受了不少煎熬,但老乡们祖祖辈辈生活在那里,人家是怎么过来的?所以我的体会,最艰苦的不是物质生活,而是在相对闭塞、愚昧的环境中,文化和文明的缺失。老乡们多年习惯了,或者没有更高的奢望,但来自城市的“知识青年”可受不了。“蛇已经尝到了天堂的滋味”,不可能再回到落后、闭塞的生活了。

        知青的痛苦主要是,理想的破灭、文化的缺失和文明的远离。知青诗人郭路生,曾以一首《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的诗歌,记述了动乱时代的一幕生离死别,诗中强烈地呼唤了一代青年对文明的留恋和不舍:

        ......    ......  ......  ......

我再次向北京挥动手臂,

想一把抓住她的衣领,

然后对她大声地叫喊:

永远记着我,妈妈啊,北京!

 

终于抓住了什么东西,

管他是谁的手,不能松,

因为这是我的北京,

这是我的最后的北京。”

       知青的物质生活虽然清苦,但毕竟没饿死人。精神上的贫瘠却令人难以忍受。那是一个“无书可读”的时代,凡是能抓到手的书都会如饥似渴地阅读。我很惊讶的是,在农村老乡家中还存有少量的“旧书”,比如我就看过一本《薛仁贵征东》,不知道是哪个朝代印刷的,字纸发黄,还是竖版的,没有现代的标点符号,所有的标点都是句号一样的圆圈,只能帮助你断句理解,我猜没准儿是清朝印刷的。那时候年轻脑子好,我只看了一遍就倒背如流,能绘声绘色地为别人讲述,中间不带打喯儿的,至今还记得其中的诗句:

     “家住逍遥一点红,飘飘四下无踪影。三岁孩儿千两重,保汝跨海去东征。”这诗里隐含着薛仁贵的籍贯和姓名。

        此外,还有很多书是一些比较大胆的知青战友,在下乡之前从学校已被“砸烂“的图书馆里“窃来”的书籍,每本书上都盖有“****中学图书馆”的章子。中外作品都有,但最多的是俄罗斯作品。

        记得那年夏季的一天,我不想出工干活儿,就去邻近的“陆家河”村知青点串门。大白天的,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知青同学也没去干活儿,正躺在炕上看书。这个同学我认识却不太熟悉,现在也想不起他的姓名了。他见我来了挺高兴,让我坐在炕前的小板凳上,而他因为“最近不舒服”继续躺在炕上和我聊天。我见他手里拿着一本很厚的外国书,就问他哪儿来的。他说都是下乡前从学校图书馆“拿的”,还有很多外国书呢!说着一翻身从土炕下面的炕洞里掏出一本书给我,我一看封面是《屠格涅夫中短篇小说选》,从来没看过,也不知道屠格涅夫是谁。他很爽快地把书送给了我,说回去慢慢看吧。

       这本《屠格涅夫中短篇小说选》包括六篇小说,有《木木》、《初恋》、《阿霞》.........等,其他的篇章不记得了。后来那本书在我们公社的知青中偷偷地传来传去,不知所终。这种书在那个年代属于“禁书”,只能私下传来传去,那个知青之所以把书藏在炕洞中,也是为了避免被革命群众发现。       

        虽然“文革”前我也曾读过一些苏联小说,但都是正面讴歌的,如《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古丽雅的道路》、《铁木耳和他的队伍》、《丘克和盖克的故事》等。而像《屠格涅夫中短篇小说选》这一类描写旧俄时期贵族知识分子文雅、深沉、忧郁,情感细腻的作品,我还从来没有读过,倍感新鲜、诱人,几乎是从早到晚捧着,一口气读完的。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就这样无意间走进了“世界文学的三个高峰”之一: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书中传达出的正直勇敢、优雅文明、细腻情感,以及对民族前途的思考、对社会责任的担当、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与我少年生活的“底色”是一样的,却与当时的“革命”时代精神完全相悖,深深吸引着这一代的“知识青年”。我们就在那个荒芜的年代里,用这样的“禁书” 滋养着心田,也开始了这一代人的“自我精神救赎”。而我本人则由此开始了,对博大精深的俄罗斯文学的深度理解和终生热爱。至今,家中还有一个书柜专门留给俄罗斯文学。

        1990年代苏联解体后,很难再看到最新的俄罗斯文学作品了,我仍会时不时地翻阅这些当年留存下来的俄罗斯作品。

        我发现,这些作品堪称经典、历久弥新,直到现在仍然吸引着我,影响着我。

——————分割线——————

博友点评:

柳之依依一个字,让人有些恐怖,心悸。可见当时的革命氛围和革命群众多么可怕。

2015-07-20 16:20 王晓光 回复 柳之依依是的,我们队的一个知青同学就曾为此遭到批判。一些人就像抗日时期的汉奸一样,出卖他人,抬高自己,全国同理。农村民风古朴,还好一些。

2015-07-20 08:25柳之依依因为读过王小波的知青文字,当时就印象深刻,当时他在云南,一本变形计在知青间传阅,最后像是一卷海带,不知所踪,他也是和您一样,读的都背下来了。精神世界的贫乏,剥夺思考的权利,每天哪里都是八个样板戏包围着,禁锢着,都要把人逼疯了。你们真难得,还有几本书看 ,对于嗜书如命的你们来说,我能想象拿到时候的那种兴奋。

2015-07-20 16:14 王晓光 回复 柳之依依嗯,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直到1976年文革结束之前,虽然出版社每年都有新书,但多是领袖著作,也有一些现在看来质量很差的文学作品,像《金光大道》一类。那时候嗜书如命,见到一本就拼命读。无意中对列宁、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增加了了解,《毛选四卷》也是那时候通读的,其实导师的著作本身还是可圈可点的,有收益。道不尽。

2015-05-18 10:02砀山郎先生在陋巷,依然追求。我刚借到一本屠格涅夫小说,没看呢。巴金翻译的。外国书翻译的水品很重要,好比厨子。苏联的我就看过一本《钢铁》。人的名字太长,记不住,读的不顺。

2015-05-18 10:19 王晓光 回复 砀山郎呵呵,对对,很多人都说读外国书名字太长,有障碍,这是事实。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是我小时候用过的。老外的名字太长,俄罗人的名字中往往还有全称,爱称,加父名,不加父名,变尾、变格、阴性、阳性......太复杂,但长长的姓名中总有一二个特别的字,是与他人不同的,比如彼得罗 . 奥列加夫斯基沙霍夫,很长吧,不好记。但你只要记住......霍”这几个字,一看就是他。试试看?

  屠格涅夫的作品很多,有长篇,有短篇,不了解背景的话,不好读。尤其是长篇,读进去就好了。而且人在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情感体验,读不同的书,也不一样。我当时16岁,正好读的是《初恋》,其中的男主人公也恰好是16岁,这就好读了。

  至于俄罗斯作品的翻译,的确是很重要,当年有几个大师,像戈宝权、草婴、金人,我读的比较多,不知你手中的是哪个版本?巴金翻译的,我不好说,但巴金的夫人萧姗的翻译水平极高,推荐萧姗翻译的《普希金短篇小说选》。

2014-11-28 10:34老郵票迷那年头,我在乡下也接触了几部世界名著,记得有大仲马的《基度山恩仇记》、小仲马的《茶花女》、雨果的《悲惨世界》还有普希金的《欧根奥涅金》、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也许太喜欢了,看的太多遍了,40多年过去了,这些书中的大部分情节,至今依然铭刻在记忆深处,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2014-11-28 14:11 王晓光 回复 老郵票迷谢谢你的回复和支持!我在农村还读过《约翰.克里斯多夫》,你说的那些书我后来进工厂也都读过,还包括莱蒙托夫、托尔斯泰......一样的感觉,很多情节现在还记得。经典啊。祝你健康快乐!

2014-11-28 21:48老郵票迷 回复王晓光:谢谢您!看到您至今沿续着对文学的痴迷,真令人佩服!

2014-11-18 15:36佟正文章标题起的好。我虽然没下过乡,但文章里说的那些书,也引起了我的一些回忆,每本书都能想起一个相关故事。文中提到的那些作家,我也是那是接触到的。借来的一本《普希金文集》,我看完之后死活不还人家了。

2014-11-18 18:05 王晓光 回复 佟正哈哈,那人家没和你闹?足见你当时对普希金的热爱,与我一样。

多谢你的关注和鼓励!

2014-11-17 12:32平淡如水回忆往事总是温馨的

2014-11-17 15:38 王晓光 回复 平淡如水多谢“平淡如水”的鼓励!有温馨吗?我怎么不觉得?一定是我词不达意,写得不好。我会再努力的。多谢你哈!

2014-11-17 15:45平淡如水 回复  王晓光:我觉得啊,回忆往事总是温馨的。

2014-11-17 15:46 王晓光 回复 平淡如水哦,原来如此。多谢你的指点!

时间深处的鱼再贫穷的地方,也会有书的花朵芬芳绽放。

2016-07-09 01:52 晓光 回复 时间深处的鱼嗯。是的。回想温格整整十年,能伴随我走过来的,还真的是书籍。尽管数量有限,但每一本都记忆深刻。如俞晓群老师所说:人类走出中世纪的黑暗,就是捧着书本走出来的。夏安!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