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2017-08-30 01:35:26|  分类: 2014秦岭山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本文曾于2014-11-07发表,因被不得已捞出来。不料再次“北风”,只好再次打捞。原文如下): 

       不少史书上写着,姜太公钓鱼的地方是渭水上游。这个说法太粗糙了,准确地说是在渭水上游的一个支流,一个叫磻溪的小河边。这条发源于秦岭山深处的磻溪河并不长,蜿蜿蜒蜒也就十几公里吧。在这条小河边的秦岭山脚下,有一个小村庄叫杨崖(下图:杨崖村)。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2)  

     当年姜太公钓鱼的地方,应该是磻溪河的上游,而杨崖村则处于磻溪河的下游,属于半山半塬区。再向前走大约几公里就进入深山区了。这里没有磻溪河上游姜太公钓鱼的那种深山、古树、巨石的意境。但河就是那条河,水还是那条水。两岸的村民,也还是当年村民的后裔。不过,这都是传说,无法考证,只留下磻溪河这个名字了。

      1968年的1028日,刚满16岁的我,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被命运驱使着来到这里下乡插队,成为一名知识青年

      遥望前方的秦岭深山区,犹记得当年十几岁的我,为了烧火做饭,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进深山里去砍柴。来回几十里的山路,背着100多斤重的柴禾,凌晨45点钟出发,到天黑掌灯时分才能回来,每次累得半死,脊背上都要磨出来一个大肿包。

       整整46年后我再次来到这个小山村,河水还像当年那样清澈,老乡们还在河里洗衣服!这让我很意外,本以为河水会被污染得不可辨认呢。 
      不过,46年前的河水要比现在汹涌澎湃得多,水流量也很充沛,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小了?当年是一条,现在成了一条小溪啦。(下图)
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2)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2)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2)

  (上图)记得在这座小桥旁边,原本有一个水磨房。那时这里没有通电,百姓点的还是煤油灯,一到夜晚整个村庄漆黑一片。没有电就没有电磨子,要把粮食磨成面,就靠这个由河水推动的水磨。

      记得水磨房并不太高大,但至少有100多年的历史,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都说不清这座水磨的建造年份。水磨下面的水轮子特别庞大,湍急的河水冲击着巨大的轮子,昼夜不停地转动。水磨虽然用的是自然力量,但效率很低。一年四季,不论春夏秋冬、雨雪风雾,水磨始终不停地转着,才能满足全村人的磨面需求,很远很远就能听到水磨“咚咚”的声音。

      当年我们五个知青中,有一个文艺范儿触景生情还做了一首诗:

      “杨崖的暮霭掩盖了春天的笑颜,

        黄黄的迎春花为何迟迟不开颜。

        水磨叮咚,水花飞溅。

        我的回忆啊,就在那难忘的日日夜夜。

        ......  ......  ......  ......”

      如今这样的小溪流,显然已经不可能再推动水磨了。就像中国几乎所有的乡村一样,资源减少、污染遍地,河流水量减少,唯一增加的是房屋数量。只不过相比之下,这里比较偏僻,没有开发商来糟蹋,仍保留了不少田园风光。污染、资源枯竭的现象要比那些发达地区好得多。

     至于水磨吗,路边的电线杆子(下图)告诉我,村里已经通了电,不用水磨了,估计那座超过百年历史的磨房早就被拆除了,可惜。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2)

  (上图)村前的这条路,当年是一条窄窄的,疙疙瘩瘩、起伏不平,只能人力架子车通过的泥泞小路。多少次我红肿的肩膀套着拉车的绳子,脚下踏着泥泞,双手紧握车把,迎着凌冽的山风,奋力拉车上坡。

      如今,已经变成平整的水泥路了。

      村口如此安静。几乎不见人。没有狗叫,也没有鸡鸣。

      我停下脚步,细细观看。我在心里呼唤,父老乡亲们啊,你们可还在?你们可知道,远方的游子,今日归来了。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2)

   下面几张相片,是前两年回去的知青战友拍下后发给我的,恰是在春天。黄黄的油菜花儿开放,庄稼地中堆着去年留下的麦草垛,还保留着农家田园的风格。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2)原创:2014年秦岭山区行(1)——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2)

   就在这里,我度过了人生最难忘、最痛苦、最迷茫、最悲观失望、也最回味无穷的岁月。

    有不少故事,让我慢慢讲给你听吧,且听下回分解。

————————分割线————————

博友点评与交流:

砀山郎先生千里马啊,拉车。不少作品写知青偷鸡、摸狗、拔蒜苗,搞村姑大肚子,我想您没有这作为吧?其实年轻人不为过,哪个不孟浪?不过我父亲说我们村上两个上海女知青蛮好,一个叫小笛,一个叫小黄。后来好像小黄嫁到我们那里一个镇上,在二十里歪的一个窑场做会计,父亲托她买砖头。

2015-05-17 13:21 王晓光回复砀山郎不是千里马,确曾常拉车。有一篇博文专门讲“拉车”的故事,请指教了!我也曾“抢过生产队的蔬菜”,饿急了。但没有搞大人家姑娘的肚子,打情骂俏是少不了的。先生家乡的知青故事很有意味哪。先生可否做深入探寻,或可成为一篇好文呢。

  1969年北京知青下到陕北约3万人,最后有十几个留在那片土地上,却出了习--和王-岐--两位人杰。一段历史,自有其道理。多谢先生点评!

2015-05-17 13:30砀山郎 回复  王晓光:故事都是听说的,那段历史不了解,没经历过,不像您行云流水,潇潇洒洒的泉涌。幸亏习,,做过知青,深谙百姓疾苦啊。

2015-07-19 15:32柳之依依 回复 砀山郎叫小笛,哈哈,你不是写进小说里去了吗。真有原型啊。

2015-07-19 16:15 王晓光 回复 柳之依依有人写进小说了吗?我不知道。

2015-07-19 16:17柳之依依 回复  王晓光:不是,我是说砀山郎说的他们村的知青小笛,我在他的小说《我们村的破事》里看到这名字。

2015-07-19 16:24 王晓光 回复 柳之依依哦。那应该是砀山郎先生自身的生活积累。听佟正先生夸奖过砀山郎的作品,我因为时间太少,没空去细细阅读,一直引以为憾。待忙过这一段,一定去拜读则个。

2015-07-20 16:56砀山郎 回复柳之依依谢谢依依记着砀山老郎里的人物。我听我父亲常常提起上海的知青小笛和小黄两个姑娘,我父亲是队长,和她们打交道多谢,我没有见过她们,也许我那时候在襁褓里,没印象。小说里的知青事是瞎编的。

2015-07-20 17:27 王晓光 回复砀山郎请教砀山郎先生:您的作品是哪一部写了知青,可否容我欣赏之?

我去到您的博客寻找过,没找到。敬请指明。

2015-07-20 17:47砀山郎 回复  王晓光:不敢献丑,让王老师笑话。

2015-07-20 17:51 王晓光 回复 砀山郎千万别。我是真心想看的,不止一次了,总是没找到,因为您的作品数量多,我一时无从下手,再加上近来文债较重,时间的确有限。博友之间互相学习,您就别客气了。况且,我对佟正先生非常敬重,他推荐的作者,一定错不了。万望不吝赐教。致敬!

2015-07-20 17:59砀山郎 回复王晓光:您们是我的老师,作业要迟交了,以后会交给您一个满意的。

2015-07-20 21:07 王晓光 回复砀山郎

2015-07-19 15:30柳之依依16岁还是个孩子,看到打柴那段,心里有些隐隐的疼,我的萱15岁了,不敢想象,要是他这样面对如此生活境遇,该如之何,当时您父母也一定不知道这样具体的情况吧。一声长叹,多好的青春年华,在山间砍柴过去了

2015-07-19 16:14 王晓光 回复 柳之依依那一代人不一样。当时和我一样年龄的孩子都下去了。我下乡的地方离家还算比较近的。而北京、上海的知青一走就是内蒙、云南、东北,几千里路,更远呢。家长并非不知道,只是那个年代,家家如此,没人同情,人心都冷了,硬了。 所以,我希望那个年代不要再来了。多谢你的细细阅读!

2015-05-17 13:10砀山郎皖北老家,我家门口一条十多米宽的河,门口两米吧,大家都扔垃圾,我觉得小时候没有那么多垃圾,我们在河里洗澡,现在不敢了,脏,塑料袋,泡沫衣物很多,过去没有塑料袋,都是篮子买东西,塑料污染农村很严重,没法子管理,只有国民素质集体提高才行。

2015-05-17 13:17 王晓光 回复 砀山郎这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似乎无处下手。我也常常站在这样的河边叹息。看过梁鸿的《中国在梁庄》吧?她的作品把此现象诠释得更为深刻。

2015-05-17 13:21砀山郎 回复王晓光:没读过这书,有机会逮到看看。反正看到村村如此随便污染,心疼。

2015-05-17 13:15 王晓光 回复 砀山郎多谢先生!

2015-04-04 21:59蓦然回首晓光兄去的真是风景秀美的好地方!我去的是粤西北山脚下的一条古村落。

2015-04-04 22:27 王晓光 回复 蓦然回首哦,大的命运相同。

2015-04-04 22:35蓦然回首 回复王晓光:那段人生经历感受不是一两篇文章能够说得清。系列长篇《一个猜想几多血泪》的(十九)以知青为主题,插入了我的知青反思,也记不清已是第几次屏蔽了。但在我的忘年交挚友“荧火飞飞”姐弟的博客里却可看到。

2015-04-04 22:44蓦然回首 回复王晓光:从同样的历史风风雨雨中穿行过来,爱恨情愁、冷暖饥饱、酸甜苦辣……点点滴滴在心头!

2015-04-05 09:54 王晓光 回复 蓦然回首好,多谢指引,我会去看的。

2015-04-05 09:59蓦然回首 回复王晓光:多谢王晓光兄。尽管地域相隔千山万水,但看着这些照片何其熟悉而亲切!

2015-04-04 22:27 王晓光 回复 蓦然回首是啊,后面的故事还很多。多谢光临指教!

2015-04-04 22:40蓦然回首 回复  王晓光:现在需要回复博友,请老兄提醒──健忘得难以置信──我有睱再拜读交流。您我有说不尽的共同话题与共识。

2015-04-05 09:55 王晓光 回复 蓦然回首呵呵,你先忙。这些事不必刻意。

2014-12-04 15:37依依你的文字,激起了我的回忆,闸门被打开。。。是的,碾米房碾米,靠的是山上下来的水,,,洗衣服,也是在这样的溪水边,没有肥皂的农村人,用木棒敲打衣服,说是能洗干净。那时我还真的不怎么相信呢!呵呵呵。。。

2014-12-04 15:46 王晓光 回复 依依对极了。虽然你在南方,我在北方。你吃的是米,我吃的是面。但都是下乡知青,生活是一样的,感觉是相似的。  记得当时我们用肥皂洗衣服,老乡还提意见呢,说我们的肥皂污染了河水,水流到下游村庄人家怎么办?后来我们也不用肥皂了。哈哈...

2014-12-04 15:49依依 回复王晓光:呵呵呵。现在有同学提议要去原先的生产队看看。。。我还没答应。不太想去。。

2014-12-04 15:58 王晓光 回复 依依呵呵。可以去看看,权当是旧地重游,总结人生吧。不想去就不去。顺其自然最好。我虽然回去两次,但在写博客时,也不想回忆苦难,只是写了对我一生影响较大的事情。只是在想,我为什么成为现在,与那时候下乡所遇不无关系。

  我也当过临时的小学老师,只有十几天,就放假了。再开学后我死活不干了。没想到,后来常常在村里碰到不认识的小孩子,站得直直的,毕恭毕敬的高声叫我老师好!那一刻,我感慨万千!

2014-12-04 16:01依依 回复王晓光:我也代过课。想象那时的自己真的很有勇气。自己只读到小学六年级。可代的是5年级的算术课。老师急性肝炎,连交接班的机会都没有。结果也胜任了下来!呵呵呵。。。

2014-12-04 16:04依依 回复王晓光:不想再去回忆了,毕竟早已过去。现在有时间与条件的话,想去国外,或没有去过的地方开开眼界。

2015-04-04 22:05蓦然回首 回复依依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与生命相伴的是真实的记忆。

橙子读了王兄的文章,受益匪浅!

2014-12-18 12:24 王晓光 回复橙子惭愧。那其实不过是一段经历而已。希望所有的中国人不要再经历那样的时代。感谢先生!

2014-11-08 16:57 王晓光 回复 一如秋水多谢多谢!江苏那个地方,地杰人灵,得到你们的鼓励,我心情大好,信心倍增啊。祝秋安!哦,你那里已经是冬天了吧?那就冬安吧!

2014-11-10 13:48一如秋水 回复  王晓光:嗯 对的 这几天刚迈入冬天的日程 老师又回USA了吧  苏城小桥流水多 雨水也多些 感觉还真适合文人墨客不时感慨下  也有点适合小秋水  不时来抒发下小情怀 

2014-11-10 13:58 王晓光 回复 一如秋水没有回USA啦。冬天我将在南国的深圳度过,这里的气候还不错,主要是与国内其他地方相比,深圳城市的服务意识比较强,似乎国内再无任何一个其他城市可以比拟。人住着就很舒服。祝你冬安哈!

2014-11-10 18:42一如秋水 回复  王晓光(o)  他们说成都比苏州还适合悠闲生活 小吃很多  今天又知晓一个深圳  更大更好的都市O(_)O哈!  其实有机会也应该去旅游下  这样冬天的季节  那边温度应该还是很适宜的  不冷不热的  

2014-11-10 19:12 王晓光 回复 一如秋水噢,成都啊,是听说过,去过几次,好像也挺不错的。不过,之前我写过一篇《成都机场的婆子》,不知你看过没有。链接:http://wxgme.blog.163.com/blog/static/218812165201373173842707/有时间不妨去看看,给点意见。

2014-11-14 14:56一如秋水 回复  王晓光:嗯 今天抽时间 细看了下 不过老师不能以偏概全(o) 恕秋水直言  你看其它两位小女孩不都是很好  还是好的多于不好的东西  其它地方这种人也是有的 这个刚好被我们遇到了 不像一些人一直弥勒佛状态 笑呵呵  乐呵呵  

2014-11-14 15:34 王晓光 回复 一如秋水哈哈...你说得对。我本来也不过是调侃乐趣,当不得真的。谢谢你的回复!

2014-11-14 22:53一如秋水 回复  王晓光:嗯  不过这文还是非常接地气的  也是社会上的一种现象 老师的文章大部分都很实际 耐人寻味 窥一斑可见全貌  可以警示我们和善待人  晓光老师好习惯 灵感需要及时留存  要不还真不易成文    晚安 

2014-11-08 16:18一如秋水晓光老师回来~\(≧▽≦)/~啦啦啦?

2014-11-08 16:58 王晓光 回复 一如秋水回来啦,一回来就看到一个小医生在奋发努力读书、考试,一遍又一遍地背书,心里直好笑。你悠着点哈。

2014-11-10 13:42一如秋水 回复  王晓光:老师 我不是小医生 是小药师 (*^__^*) 嘻嘻…… 也没有像文学一样很认真非常花功夫的背了  因为时间也不是很够用  3个月4本书6门课程  只好先过了个大概  都是选择题  蒙的功夫不得不拿出来  12月底成绩出来  来年还得战一次差不多

2014-11-10 14:00 王晓光 回复 一如秋水祝你获得好成绩!小医生也罢,小药师也罢,我想象着,总觉得挺好笑的,你那个认真的劲儿,至少看不出你在文学和药学上,哪个才是主战场,似乎都是主战场。

2014-11-10 18:38一如秋水 回复  王晓光:以前药师是主战场  现在文学必须占主战场  因为药师传言改革  可能一生就今年唯一一次机会抓住  所以重心先稍微转了下  本来还没打算转  同学问起  就先稍微转了下  晓光老师可把我说害羞了 我的学习态度得达到您说的程度才好 不过说得我好像小家伙  我也开心下  

2014-11-10 11:40佟正重返故地。捎带着把姜太公钓鱼的准确地点讲解了一下。姜太公距今太遥远了,地貌是否也有变化了?  那位文艺知青的四句诗,内容其实不错,难得王先生还记得。46年,可真是不短的时间啊。“我停下脚步,细细观看。我在心里呼唤,父老乡亲们啊,你们可还在?你们可知道,远方的游子,今日归来了。”----我很理解这种心情。

2014-11-10 12:31 王晓光 回复 佟正多谢先生的仔细阅读和品味!让我们一起慢慢走下去——如果我写得还不算太乏味,先生也还能将就着看得下去的话。祝福先生!

2014-11-08 20:35深圳白骨精诗性大开,要大书特书啦?

2014-11-08 22:23 王晓光 回复 深圳白骨精没有啦。那首诗不是我写的,只是一段历史记忆。在农村的生活是没有多少诗情画意的。但我也会尽量避免“苦难抒写”,我会尽量讲一些好玩的、有感触的事情吧。多谢你啊!

2014-11-08 11:39小鱼滋味天气一下子冷了,看到这样的图片,想着:春天,就快回来了吧

2014-11-08 12:24 王晓光 回复 小鱼滋味是的。我上个月去的时候季节是秋天,火红的小柿子收获了,堆满了院场,下面几篇博文里将出现红红的小柿子。但我去的那一天却很热。离开后冷空气杀来,气温陡转直下。让我挂念不已。你点评的这张相片是春天,不是我去的那一天,那是我的知青战友在春天去的时候拍摄的,虽然与我不是同一个季节,但很难得,故而用了。我在博文里做了说明,没看到吗?多谢你啊!

2014-11-08 20:22小鱼滋味 回复王晓光:不同的季节,同样的惊喜

2014-11-07 22:01音●Secret time 磻溪河,是重庆吗?

2014-11-07 22:02音●Secret time  回复 音●Secret time 不是重庆,这里与四川盆地隔着一座巨大的秦岭哪。周王朝发祥于陕西,那时的重庆,应该还是荒蛮之地。也不是陕北。这里是陕西的关中地区。

  秦岭,陕西,宝鸡县,虢镇,再向南,过了渭水,几十里,秦岭山脚下。如果不过渭水,就是古代的“陈仓”,现在叫“宝鸡市陈仓区”,是中国青铜器的故乡。宝鸡有全国,也许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座“青铜器博物馆”,很值得一看。  但“磻溪河”在渭水以南与青铜器就无关了。不过,却留下了姜子牙钓鱼的故事。

  至于陕北,还要再向北大约200公里吧。 陕西,从北到南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陕北、关中、陕南。 秦岭是关中和陕南的分界线,秦岭也是我国重要的南北气候分界线,是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秦岭以北是标准的北方气候月地貌特征,一旦过了秦岭以南,就叫“秦巴山地”,呈现出四川的南方风貌了。有机会可以去看看。谢你!我去年去了陕北,有写博客,可阅读、批评指正。今年我去了关中和陕南。后面慢慢道来。别急。

2014-11-07 22:20音●Secret time  回复  王晓光:择日拜读,多谢。

2014-11-07 22:41 王晓光 回复 音●Secret time :我下乡是第一批,因为我积极申请。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现实的原因——母亲临走时留下的生活费不多了,我报名下乡可获得国家发放的半年的粮票和津贴——只有半年,以后就靠自己挣工分儿了——但也很宝贵,可以把家中不多的钱留给弟弟。

  老人家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两句话,催生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城市青年下乡浪潮,在当年这些知青身心留下的印记不可磨灭,甚至影响了许多人的一生。

  在农村的岁月,苦难、饥饿、疲倦、寒冷、酷暑、斗殴、受歧视......这些都不重要,最不能忍受的是苦难煎熬的无尽期,和被愚昧包围的无言。

  直到今天,我们才认识到下乡岁月对我们的宝贵意义,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走上了中国最高的历史舞台,习和李总理都曾当过下乡知青。无论下乡时间的长短,也无论遭遇的艰辛、坎坷、磨难的多寡,在重新回忆这段难忘岁月的时候,却很少有人去抱怨,更多的是回忆和品味。同样是经历苦难,却和同样受到迫害的右派、走资派的回忆、品味迥然不同。

 这是什么原因?20多年前中国曾有过一段短暂耀眼的空前敏猪,某杂志借机发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20周年祭征文的时候,就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却至今没有准确的答案。占用你的时间啦。

2014-11-07 22:54音●Secret time  回复王晓光:现谢谢您的精心回复。

2014-11-07 21:59音●Secret time 村子里的景色很美呢。 那高坎上是土窑吗?

2014-11-07 22:05 王晓光 回复音●Secret time :现在看来是很美,可当年我们一点都不觉得美,只觉得世道沉沦,前途无望。心中一片昏暗。 那坎上是土窑,下面我会介绍的。别急。多谢你啊!

2014-11-07 22:06音●Secret time  回复王晓光46年再回首,感慨万千。

2014-11-07 22:17 王晓光 回复音●Secret time :感慨的事情还在后面。容我慢慢道来。多谢哈!

2014-11-07 20:58叶子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小河水依然清澈,也算是幸运。

2014-11-07 22:04 王晓光 回复 叶子对的。这里远离商业闹市,难得地保留了当年。但我心里说不出是欣喜还是哀叹。我16--18岁的青春在这里读过,难忘。多谢你的点评与关注!

2014-11-07 20:48honey青春的岁月不论在哪里度过,都给我们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印象。个中滋味,回味无穷。

2014-11-07 22:02 王晓光 回复 honey:你说得对。多谢你的点评。故事刚开头,别急。

2014-11-07 20:19子倩岁月留痕,这个村子的风景挺美的。

2014-11-07 20:24 王晓光 回复 子倩多谢你的关注!当年我被命运抛向这里。岁月无痕,其实是有痕的。容我把故事慢慢讲下去。

橙子:再读,与2014年的感觉不同。山村偏僻,贫瘠,却还算是宁静,但愿不要人为的打破。城乡皆有它们自己存在的道理和意义。

2016-07-13 09:19 晓光 回复 橙子:是啊,这种宁静是很难得的。就在离那个小山村的不远处,只有一、二公里处吧,不适宜的破坏和开发,已经不可遏制地疯长了。我真担心,想起60多年前梁思成先生的告诫。担心来访和点评!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