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原创:我知道他手里拿的什么书?  

2017-07-09 00:53:53|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拙文《他手里拿的什么书?》发布后,得到博友的赞许,“学养深厚”啊,“学富五车”啊......云云。这要放在以前,被人夸了,我肯定得意洋洋,掩饰不住的小人嘴脸。可这回,我心里有些惶恐。
  小时候,家住在大院里。住户很多,各色人等。有一些服饰笔挺、挺胸凸肚,皮鞋咔咔声;有一些循规蹈矩,终了退休成隔壁的大叔大妈;也有一些默默无闻的体力劳动者。反正社会上有什么样的人,大院里也就有。
  这些不同的人每天守在不同的岗位上,各尽其责。有的为别人服务,有的接受别人的服务,其实谁也缺不了谁。但那些皮鞋咔咔声,总是瞧不上默默无闻的,也不让自己的孩子去那些地方。事情奇怪就在这里,家长越是限制孩子们就越是好奇,非要去不可。比如锅炉房、木匠间、菜窖、洗衣房什么的,都是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而烧锅炉的李大叔、扫垃圾的张大叔、管水塔泵站的赵大叔、洗衣房开机器还兼卖冰棍的邢师傅......,都是孩子们最感亲切的。
   孩子们喜欢去,大叔们也不阻拦,随我们跑进跑出的。冬天的时候锅炉房有一种特殊的温暖,炉火熊熊,李大叔整得干干净净,我常气喘吁吁跑进去,端起长条板凳上硕大的缸子,咕咚咕咚几大口,抹抹嘴扭头就跑。李大叔笑笑,也不吭气。
   还有洗衣房的邢师傅,夏天时最喜欢去他那儿。房间很高大,一台大风扇吹着挺凉快。那儿永远是白色的,大房间漆成了白颜色,巨大的洗衣机是白色的,洗出来的被单、被罩晾在绳子上是白色的。我至今没明白为何洗衣房连着制冷间,邢师傅为什么还兼着卖冰棍?反正冰箱是白色的,白糖冰棍当然也是白色的。
   扫院子的张大叔,扫地时一幅低头沉思状。他的大扫帚是用细竹子捆扎而成的,我常缠着他要抽出一根细竹子玩“骑马打仗”。张大叔既不拒绝也不应允,非得让我回答一道题,那题目总是怪怪的。
   似乎,这些大叔们的家乡都很远,自己一个人在大院干活儿,没见过他们的家人。空闲时大叔们常聚在一起聊天,只在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我见了总要凑过去听着玩,闻他们衣服上特有的味道。他们上班穿工装,下班换穿另一套洗干净的旧工装,有一股子洗干净的特殊味道,我没法儿形容。聊天时大叔们都端着个大茶缸子,有的还抽烟袋锅子。就这样,茶叶味儿、烟草味儿,还有洗得发白的旧工装味道,混成了一种特殊氛围,是一种能让孩子们安静下来的味道。
   大叔们的聊天,不疾不徐,不抢不争,说说停停。聊天的内容,也从来没有家长里短,更不会涉及“皮鞋咔咔声”,就连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们也不大说。他们聊的大都是戏曲舞台上,或说书人讲的故事,三侠五义、水泊梁山、瓦岗英雄等。大叔们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从没见他们捧着书读。
   “关云长夜读春秋”的故事,我就是听大叔们聊天时讲的。正是在这里,在家长禁止我们来的地方,我知道了关云长手里拿的是什么书。只不过在写博文时,核实了一下资料而已。
   也就是说,那些大叔们都知道“关云长手里拿的什么书”。而那次我在青岛崂山,周围一大群年轻的大学生们,竟无一人知道。
   在一个文盲长期占大多数的国度里,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方式,数千年来常常是口口相传的,包括民间戏曲、说书唱曲、鼓词快板。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家国情仇、忠奸分辩、侠客豪情、才子佳人,百姓们都很熟悉,别看他们很多不识字。
   传承的不仅是历史故事,也有传统道德。中国古代“皇权不下县”,朝廷任命的官员只到县一级。县以下的统治靠的是道德,靠的是乡规民约,靠的是士绅和家族领袖。就像前不久播放的电视剧《白鹿原》一样,一个天天聆听“乡约”的娃货,当然知道关云长手里拿的是本什么书。
   我当年从引车卖浆处听来的故事,如今却让我博得“学养深厚”的薄名,怎不令我耳红脸赤?
   且心中惶恐。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