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原创:绝不告密  

2017-05-26 17:51:01|  分类: 2017多瑙河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多瑙河之旅(7)
    故事从下面这幅画作开始......
    在欧美旅游总要参观教堂,不知道参观过多少座了。教堂是信仰的场所,其承载的历史、文化、建筑、信仰......多了去。初看时新鲜,看多了感觉雷同也就没兴趣了。但唯独布拉格的“圣 . 维特主教教堂”让我久久不忍离去。
      这倒不是因为这座教堂在天主教中的地位重要,尽管它确实很重要,而是教堂里悬挂的这幅油画,以及油画所讲述的一个发生在14世纪的真实故事(下图)。
原创:底线——不告密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油画分为左、右两个部分,我们先看右半边(下图)。 
      画面上一个高高在上的国王瓦茨拉夫四世,手指着一个站在下面的神父呵斥着。而地位卑微的神父约翰.内波穆克,则摊着双手在辩解。神父的左右有几个武士虎视眈眈 ,还有一只狗对着神父狂吠。
     神父到底犯了什么错,被国王如此凶暴地呵斥?据说,内波穆克只是一个职级不高的神父,却直接遭到了国王的训斥和威吓。
原创:底线——不告密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再来看看画作的左半部分(下图)。
    一个身穿华服的贵族女子跪在地上,似乎在诉说着。坐在女子对面椅子上的,就是神父内波穆克。奇怪的是,神父用衣服遮挡着着自己的面部,似乎是不宜直接面对那位贵族女子。
原创:底线——不告密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这就要说到天主教的“忏悔”制度。
    在天主教看来,一个人犯错后,他的关系会与上帝疏远甚至决裂。为了恢复与上帝的关系,要通过神父向上帝忏悔,也就是“办告解”,以求上帝赦罪。但这是个人的隐私,你可以告诉上帝和神父,却不能让俗人知道。所以,忏悔只能在“告解室”里进行。
在教堂里,墙边有一些小室,就是“告解室”。做“告解”的时候,“告解室”里除了你自己,只有一位神父隔着一层窗纱听。那层窗纱是为了避免你的尴尬,将你和神父隔开神父能通过窗纱看见你,知道你是谁。神父还会当场开导、教育你。但你并不知道窗纱后面的神父是谁,也看不见神父的面孔。这是为了让你解除心理负担,你就当做是直接对着上帝忏悔吧。
你放心,唯一知道你的隐私的神父,绝不会泄露出去,这是铁的纪律。天主教的“告解”制度能维持数千年之久,我想,与神父“绝不泄露信徒个人隐私”的原则,息息相关。
了解到这一点后,我曾想过,神父的压力是不是太大了!你想啊,他知道那么多的隐私,还不能说出去!他能长期坚守吗?
    再回到那幅油画。原来,那个身穿华服的贵妇人,是王后。她在向神父“告解”。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王后慌不择时,竟当面向神父告解,而不是在“告解室”里。
    这可就有些尴尬了。王后本人可以不在乎,但神父不能不尊守“告解制度”。匆忙间,神父急忙扯起衣襟做窗纱,以遮挡住自己的面孔,权作是“聊胜于无”吧。
    但毕竟,这位神父知晓了王后的“个人隐私”,这也是国王以武力要挟,呵斥神父的原因——国王想知道,王后“告解”的内容,王后到底有什么隐私,竟瞒着自己这位至高无上的国王?
    显然,神父没有屈从于国王的淫威。他坚持了自己的信仰,以及信仰所必须遵循的原则。
    瓦茨拉夫四世国王恼羞成怒,残暴地下令将神父从石桥上投入沃尔塔瓦河的水中淹死。
    内波穆克死后得到了最高尊重,他被尊奉为“波西米亚的圣人”。他的故事传遍了整个欧洲,人们称呼他为“圣约翰 . 内波穆克”。将他实为守护神,将他的塑像或画像安放在许多的桥梁和通道处。教廷批准为他特制了银棺材,安置在教堂中。在银棺材下,雕塑了许多小天使和力士,合力托举着银棺(下图)。  
 原创:底线——不告密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据我所知,只有最为德高望重的大主教,或是对宗教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国王,才有资格死后将棺材安置在教堂中。但他们的棺材多是石质的。眼前的这个银棺,是以贵金属“银”制作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再后来,他的形象被铸成青铜像,在他死后近300年的1683年,安置在布拉格著名的“查理大桥”上。这是这座大桥上安放的总共30座青铜铸像的第二座,第一座是耶稣受难像。由此可见,教廷对这位职级不高,却能坚持原则的神父,赋予了相当高的地位。
    银棺之上是那位神父的塑像。塑像中的他,并不是昂首远望的“伟人姿态”,而是低头注视着手里托着的十字架,似乎是默念着心中的信仰,艰难前行的样子(下图)。 
原创:底线——不告密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由于“告解”制度的影响,在天主教影响下的国家文化中,“告密”或者我们所说的“打小报告”行为,即使是俗世凡人之间,也被视为是“小人行径”。
     这种文化的影响,也可能在某个历史阶段,由于淫威暴政的施压而被某些人违背。但西方主流文化始终没有容忍“告密”或“侵犯他人隐私”的行径。也因此在西方的司法制度中,如何既能做到不违背这一“文化原则”,又能有效地获得“犯罪证据”,不得不在法律中设置了许多的法规。
      比如,美国法律中有一条“牧师特权”(Priest Privilege)。即,牧师有权拒绝透露“没有第三者在场时,信徒为了获得宗教信仰的指导,而对牧师讲的机密信息”。不仅如此,只要没有第三者在场,像夫妻之间、医生和病人之间、律师与委托人之间......任何有关“个人隐私的机密”,当事人都有权拒绝透露。
      我知道,关于“个人隐私”在我的祖国曾长期是个空白,也因此“个人尊严”曾被无情地践踏。“温格”时期,神州大地曾出现了许许多多类似的悲剧。即使是现在,有关“个人隐私”的保护仍有许许多多的无奈。
    在布拉格的“圣 . 维特主教教堂”里,面对这个发生在很多年前的真实故事,我默然许久。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