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当米国遇上特朗普(林达)  

2017-03-02 01:47:18|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余一向喜欢林达的作品,许久没有读了。近几个月来米国热闹,终于看到林达的评述,向各位推荐。为控制篇幅有所删节。)

如果你想了解美国的制度,那么遇到特朗普这样一个刻意表现自己的总统,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美国的敏猪制度建立得非常早,且不说它宣布独立建国的1776年,就是它制宪的1787年,也还在乾隆52年。回顾历史,人们会更多记得精心设计了制度、而且相对自律的华盛顿们,大家却常常忘记他们背后的国民,那是从世界各个角落蜂拥而至的冒险家,是无数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在荒原中风餐露宿,横穿整个大陆奔向西部去淘金的茫茫人群。

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之后,美国大众对政治人物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他们意识到总统是靠不住的。

特朗普让民众看见了“自己”

尼克松事件以后,白宫阴谋论的影片盛行,《纸牌屋》在美国受如此热捧,原因就是它把政治家“表里不一”推到大家的鼻尖下面:政治家们可能刑事犯罪,可能有利益交换,等等。它还让大家看到:这样的作为,不仅可能来自个人权力欲的驱动,也可能来自想对国家和世界“有所作为”的雄心壮志。

特朗普究竟让大家看到了什么?我想,他首先让大众看到了自己。如果不是特朗普总统的行政令,民众很少注意到,每个总统都会签署很多行政令,而行政命令又关系到千家万户普通百姓的切身利益。

总统下令,下级未必只能服从

其实,一个稳定的监督制度一直默默在那里,有一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群体,关键时刻走出来。他们就是美国的一大批法律工作者:检察官、律师和法官。在制度设置中,总统不是至高无上、统管一切的。

首先,总统权力受到的一个限制,是州以下地方分权。他的行政令局限在联邦事务,他不能给州事务下行政命令。在州的层面,州长的行政权力也是够大的了。但是,州长又不能在县、市层面下行政命令。这就是我以前写过的,权力是受到制约的。

总统这个“令”如果“不合法”和“不合宪”怎么办? 那个乾隆52年开始的制度设置,在关键时刻确实会起作用。上级给下级下令,如果事涉刑事罪,下属是必须抵制的,否则会有法律责任。举个极端例子,假如总统说,你给我把谁谁给干掉!你服从命令因此杀了人,你并不能在未来法庭上说,“我没有责任,我只是服从上司命令”,哪怕上司是总统。

人身保护令,对抗总统的利器

总统移民禁令涉及个人伤害怎么办?这时,司法分支“临时限制令”的制度设置就立即起作用了。

法庭是依法行事,还来不及常规庭审,来不及判定行政令是否违法,法庭凭什么立即紧急叫停,对个人进行法律救济?凭的是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这是西方普通法系之下的悠久传统。

人身保护令基本功能是释放受到非/法/拘/押/的人。也就是说,人身保护令发出,不是对双方法律诉讼“谁是谁非”的一个裁决,而是中止一方可能对另一方有伤害的行为,就是“立即叫停”一方行动。然后官司正常继续打。它对于保护个人权利和个人自由,挑战非法拘押和侵犯人身自由,是一个强大利器。

合众国(宪)法明确规定:“除非在/叛/乱/和被入侵情况下而出于公共安全的必要,不得中止人身保护令所保障的特权。”而且,不管什么公民不公民,只要在美国土地上,哪怕是非法移民,如果被无理扣押,都可以立即申请人身保护令。

各种限制令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发出,都是在各法律中早已具体规定的,法律人对这些条文都烂熟于心。法治,静静守在那里,一旦有犯规者发箭,不论是庶民还是总统,挡箭牌是早就准备好的。

违反限制令,总统将卷铺盖回家

要是总统不服从限制令怎么办?根据这个法治国家的制度文化,总统不可能不服从法律。

那么,如果真的不服从呢?

违反“刑事人身保护令(COP)”是刑事罪,可以立即逮捕,处以刑事惩罚。而对总统行政令发出的临时限制令TRO,其实是民事限制令。违反TRO,法庭只能以判藐视法庭的民事罪处以罚款。不服从可以被判藐视法庭罪,继续不服从的话,法庭还可以升级为“刑事藐视法庭罪”。

行政分支是否服从裁决,向一纸命令低头、向法律低头,才是制度的力量。表面上可能尖锐对立,但是这个“对立”,是在法庭上的辩论,不是总统煽动自己的支持者上街,不是掌握了警察系统和作为三军统帅的总统下令刀枪相向,而是司法、行政两大分支运作有序,一切均在轨道内。

2月27日,位于西雅图的联邦法院不仅给出限制令,还把有效范围扩大到了全国。总统当然要挣扎。可是,要复活行政令,不是对法庭抗命,而是得按法庭要求,先暂停总统行政令,然后,再向上级法院上诉,要求解除限制令。如果特朗普不这样做。而是藐视法庭到底,那么后果只有一个,就是立即被弹劾和卷铺盖回家。不要说总统藐视法庭本来就可以被弹劾,更何况这临时限制令,实际就是/宪/法/规/定不得中止的人身保护令,总统不可能不服从。违反限制令就是违/抗/宪/法/、就是违背就任总统时“服从/宪/法/”的誓言,当然总统就立马当不成了。

不用担心美国出现希特勒

我上次写了个短评后,一个读者留言讲了个笑话,说的是,“一个美国人自豪地对德国人说道,如果希特勒在美国,我们会把它变成个好总统,二次世界大战就不会发生了。”又想起一位朋友说,并不担心出个希特勒,倒是担心民众非理性撕裂,这才是说到点子上了。不管怎么说,这就是这个国家遇到这类问题的处理方式,预设的制度在那里,法治在那里。

特朗普的“贡献”

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总统和联邦行政分支权力越来越大。尼克松水门事件之后美国人对“伟大总统”的期待基本画上了句号。但是对总统的监督,却越来越难。不知不觉中,/三/大/分/支/中/的/行/政/分/支/,经常已经扩大到其余两个分支监督困难的地步。

制度完善是一条漫漫长路。也许,特朗普的贡献是:终于有一位总统,强烈刺激了大众,让他们意识到对行政分支权力必须有力察和监督的警觉。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