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2017-02-15 02:42:21|  分类: 2014秦岭山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曾于2016-06-17 顺利发布。没想到后脚又被“风沙”,且原因不明。只好捞出来晾晒。原文如下:

    《秦岭山区行》系列本已写完,因拜读了博友佟正先生的黄绢幼妇《学摔跤》,非常好看。佟正先生文武双全、经历非凡,偏那文笔又不是一般的好,故事高潮迭起、人物性格鲜明,极富生活气息。推荐各位去看看。

由此也勾起我下乡前后学摔跤的往事回忆。“温格初起,乱世英雄起四方。知识已然无用,官位也是罪过,拳头反倒打遍天下。于是乎,很多“温格前名不见经传的江湖人物”,忽然成了年轻人的崇拜对象,其中以武术、摔跤、拳击为主。年轻人不读书,精力旺盛,再加上市面很乱,难保不被欺负,跟着学点防身术是最时髦的了。

我那时刚十四岁,整日丧家犬一样,幸有几位古道热肠的同学带着学摔跤。但可惜生性愚钝,身体羸弱,老师不收我,只好跟着徒弟的徒弟随便练几下,同伴们之中我是最差的。每次出去跑场子,我总是第一个被推出去。江湖规矩,双方第一个出来的往往是最小的马仔,只是为了热场,不当回事儿的。我常常第一轮就被打败,只好等着看后面师兄们的真正较量。那时候一拨儿一拨儿的青年人之间常有摔跤比武场面,比的是武功,并非是仇恨。虽然是“温格期间世道混乱,比武场面气氛紧张,却都能持之以礼,胜者不骄傲,败者不气馁,也没有因此而爆发斗殴的。

 没想到的是,我16岁下乡到农村当知青,就那两下三脚猫功夫反而帮助了我。农村的小伙子常年体力劳动,身强力壮,除了农活技术好以外,力气也大,百多斤的粮食桩子扛起来就走不带喘粗气儿的。人家就不大看得起我们这些还没发育成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豆芽菜式的初中生。嫌我们干活不得力,等到年终评工分时,知青的工分往往被大幅压低。

但摔跤多少帮助了我。在田间地头劳动休息时,青年男子们常比赛摔跤玩儿。农民兄弟虽然力气大但不懂摔跤,互相之间比的是力气而不是摔跤技术。我这个村里身材最矮小、力气最羸弱的知青,却常常将那些膀大腰圆的汉子轻易地摔倒,为我赢了些老乡们的口碑,到了年底评工分的时候不会太欺负我。

为此,每天收工后,只要还有力气,我们几个知青总要约在一起苦练杀敌本领

生产队的场院就是我们经常练武的地方(下图)。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其实我摔跤技术特别差,怎么苦练也没用,不开窍。再加上身体瘦小,所以连徒弟的徒弟都不愿意多教我。好在后来我总算是学会了一招——“缠腿,专门对付那种膀大腰圆却不得要领的汉子。不怕你的力气大,只要我缠上了你,你力气再大总不能把自己拔起来吧?四两拨千斤,我定胜不疑。此招屡试不爽,越发信心倍增。徒弟的徒弟见此又点拨了我几个要领,一时间竟忘乎所以,本来把对方摔倒就行了,我还要就势来个亮相显摆显摆。不但在老乡中,而且在当地知青中也博得小名气。

没想到,一次遇到另一拨儿知青前来讨教。记得那晚月光如洗,生产队的打麦场银霜一般。我第一个出场,用缠腿术漂亮地摔倒两个对手。那时我已谙熟缠腿术,先想法子缠上对手,然后以逸待劳让对手折腾,待他累了不防备时,我左腿牢牢扎稳,右腿猛地向前划个弧形,刹那间把对手摔出去一溜滚翻。我却稳稳站住,不急着收势,右腿继续把下半个弧形划完,双臂张开来个白鹤亮翅同时环顾四方亮个相,再缓缓收身,心里挺得意。 

随后第三个对手上来了,我故伎重演,没想到人家满不在乎,随便让我抓住、近身、缠腿......正当我要白鹤亮翅时,他左掌轻轻一推就给我来了个狗吃屎。我滚在地上回头一看,那家伙蹲个马步,两手护住山门,纹丝不动,没事儿人一样。我不服气爬起来冲上去,又遭到一个狗吃屎,连续三个狗吃屎后我不敢再上了。因为我就会这一招,再不会别的了。

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我请教他是怎么破了我的缠腿术?他微微一笑说,你的破绽太明显,我什么招都不用,轻轻一推就行了。我大惊!又问,那徒弟的徒弟同样用的缠腿术,虽然没成功却也没被你摔个狗吃屎呀?他又微微一笑说,人家那功夫,身手不一般,这一招被我破了,瞬间转换,下一招就上来了。听得我云里雾里。

 后来他们也曾多次比武,我只有观战的份儿。两个高手对招,初时还能见一招一式、辗转腾挪,后来却只能见龙虎相扑、尘土飞扬,什么也看不懂。从此放弃,结束了我短暂的习武生涯,转而到俄罗斯文学里去感伤了。

 那些年我曾观看过很多类似的较量,“温格时期民间尚武轻文,摔跤场面很普遍,观战机会也多。我发现,要成为一个好的摔跤手,除了勤学苦练,反映灵敏,拜个好师傅等等因素外,还有两个必备条件:

1、燕赵悲歌,齐鲁忠义。这大概就是现在所说的文化积淀的软实力吧。故而,江湖高手往往气定神闲、不露声色,甚至戴个眼镜、貌似书生、弱不禁风。而那些一出场就膀大腰圆黑铁塔、吼声如雷张飞般的,往往只是打前奏的马仔。延续到如今的商界,但凡成功的百年老企业国际大腕,总是安安静静很少发声的。就如一位前辈所说:大江大河是沉静的,小溪流才总是喧闹。

2、要有个好身材。不一定是强壮,强壮可以后天练出来。但自身要比例匀称、身材颀长,个头也不需要太高。后来看到古书上的龙骧虎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几十年后,我交往各色人等,也喜欢悄悄观察尤其是从背后观察对手的步态行姿。别说,真能看出不少。用到今天的商界,可谓之“经济结构协调”。

学摔跤本是个人之事,却构成了一幅特定年代里奇特的社会画卷,也为我们的知青生涯添上一抹儿亮色。自打“温格结束,摔跤回归正式的体育比赛项目重登庙台之上,那份儿温文尔雅、持礼之规,已完全没有了乱世的江湖气息,我再也没见过江湖式的跤场子。倒是在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吃混沌中,陈佩斯那几个正宗的江湖坡脚曾引得我发笑。内心里钦佩陈佩斯的深入生活,坚持传统又不露声色。不过也担心观众是否看得懂,岂不枉费了佩斯的良苦用心?

后来我偶读江湖之书,书中说到,任何社会的组成除了官府、百姓之外,还有个不可或缺的第三方力量——江湖。 其重要性自不待言,却常被世人所忽略。每逢乱世出奇人,每逢盛世便隐身。但史书上只见官府和百姓,始终没有见江湖踪迹。正如寻常看不见,锁在烟雾中。读到此处想起我少年时学摔跤的经历,不禁颌首称是。

又忽出一身冷汗,庆幸后来浸淫商场多年,却不曾在无意间得罪江湖中人。江湖者,不可轻视也!此刻,它可能就在我们的身边。

以不会摔跤之身份,却偏要耍刀弄斧说摔跤,众人要嘲笑了。因同是“温格下乡知青的记忆,谨以此文,补足“2014秦岭山区行系列博客。

————————————————————

博友点评:

  佟正细细读了。呵呵,我注意到文中一个摔跤术语---坡脚,足以证明先生确是内行。我刚入道时最喜欢用坡脚,就像先生年轻时专攻缠腿。先生文中的内容,时代背景,我非常理解,我一年长我几岁的朋友就是当年的知青,他谈到的一些事和先生文中所写一般无二。自发的摔跤比赛,从不因此引起斗殴,摔跤出名的很受知青和村民崇敬。

    先生行文历来潇洒,此篇亦然,从容不迫,挥洒自如,夹叙夹议,还洋溢着谦和的书卷气,不时来个小幽默。摔跤虽一小事,也有先生的思考和观点,读先生文,就是听一学者聊天,使人轻松受益,心情舒畅。

    只是先生对我的错爱,多有溢美之词,明知是鼓励,也不敢当,还望先生以后多多批评指导为好,先谢谢了,呵呵。祝  秋安笔畅!

2015-08-23 09:37 王晓光 回复 佟正嘿嘿......应该多谢先生才是,是先生的摔跤勾起我的回忆,让我捡起一段回忆,写完后快乐无比。快乐是先生带来的,当然要谢过。

    我本三脚猫功夫,不值得提,相关文章自然逊色,比不得先生的正万(陕西俗语,意思是正统、端正、正规、上档次),只是一段知青生活杂忆。若论文笔,就更惭愧了——能写我这样文章的人,如过江之鲫;而能写出先生那样文章的,寥若晨星。这就是差距。过去说文无第一说的是不好比较,我却觉得这样一比不就比出来了嘛。

    先生渴求批评,虚怀若谷。我倒也真的希望能给先生一些建议,虽有点狂妄,但目前确实找不到问题。本来以为先生只善写短文,不料这次的摔跤一反常态,是长文,同样写得精彩纷呈,我就更加无处下口了。不如这样吧,待我今后发现可批评之处时,定会毫不客气。好吧。

    其实,更让我敬重的是,先生文章背后呈现出的人格。古时候讲道德文章,将道德与文章连在一起是有道理的。记得之前曾向先生推荐过天津作家冯骥才的《乱世奇人》,那部小书蕴含无限。在天津这块奇异的土地上,相信先生会写出更多有更精彩的文章,以飨众多读者。

    感谢先生的长篇点评和鼓励!祝秋安!

2015-08-23 10:03王晓光 回复 佟正本来是为先生文章的点评和跟帖,不想写得很长,干脆发成一篇博文了。

   柳之依依您和佟正老师的摔跤真是各有千秋。哈哈 用摔跤的行话叫 不是一个套路,但一样别有洞天。不过 不如佟老师的是多少有点科班出身 有名师指点,比你摔的水平高。哈哈  你属于野路子  但字里行间无不有阳刚之气,有野味扑面而来。尤其是田间地头 大队大场的即使比赛。有趣有味儿。

2015-08-22 20:12王晓光 回复 柳之依依哈哈......我那不叫摔跤,纯粹是瞎胡闹,和人家佟正先生不能比。  再说,我那时是乱世,也不可比。    感谢佟正先生的好文章,勾起了我的回忆。    也多谢你的关注和点评!

   东方雨先生的文字,连佟正先生的文字都看过了。摔跤还真的有很多的套路和讲究呢。我也写过一篇摔跤,是小时候和小伙伴逞能瞎摔呢,不过,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怀念的。

2015-08-22 17:30 王晓光 回复 东方雨先生充满泥土芬芳的文章我很爱看,很难得呢。  有些博友的文字很有功底,行文流畅,但叽叽歪歪的,总沉醉在自我的情绪中,我虽不便评价,但确实没有耐心。    先生不同,有生活,且坚持生活。不免心生敬意。坚持底线的,成了凤毛麟角。也好,毕竟还是风和麟。   多谢先生鼓励!欢迎常来坐坐!

2015-08-22 14:33春风化雨先生也是经历不凡哪,佩服!

2015-08-22 14:41 王晓光 回复 春风化雨非也,非也。佟正先生学摔跤,那是天资聪颖、与时俱进、直面生活,且颇得要领,学有所得。而我则是乱世求生,不得要领,半途而废,只剩下一点记忆而已。    别的或可矜持,论摔跤,不敢乱吹。只是因佟正先生抛玉引砖,拾起些我少年时的回忆罢了。    化雨喜欢读,我已经不胜荣幸了,哪敢承受不凡?折杀也。  多谢化雨!

张忆你的人生经历也很丰富...
2016-06-21 00:58王晓光 回复 张忆:虚长犬马齿,不足为训。多谢先生鼓励!能看到先生不断更新的博客,很欣赏《百年老楼》,却不能留言,因“疯紧”限制的原因。先生定能谅解。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18 17:23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摔跤如此,写博亦然。在先生这里,我学到了为人以礼。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21 00:56
应该是我向先生学习呢。
因为有“放风”限制,您的点评我一直无法回复,延至今日,忽然“放风”了,赶紧回复先生您,毕竟迟了,见谅。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回复| 删除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18 06:23
您二位都身手不凡,佩服!佟先生好久不更新了。。。
回复| 删除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21 00:54
是的,我也很关心他。
或许他近日有事情吧?不妨再等等。
多谢您的来访和点评!
因为“放风”障碍,不能及时回复您,望理解。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回复| 删除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17 19:00
原博客晓光先生自己还能进吗?
来自网易手机博客回复| 删除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21 00:51
原博客虽然疯紧了,但我本人还可以进,只是不能写博,不能留言,不能修改,也不能回复博友的帖子。
只能看,还只能自己看。其他博友进不来,自然也不能看。
一言难尽,不说也罢。
即使是这个新开的博客,也被“半疯紧”了,明明您是几天前的留言帖子,我却只能干看着,不能回复。要等上几天,忽而“接缝”了,赶紧上来回复您,就像监狱的“放风”。
还不如监狱,因为监狱放风是固定时间的,这里时间不固定,没准儿。
这不,今天放风了,赶紧上来给您回复,见谅了!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回复| 删除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21 00:53
防民之口,,,
来自网易手机博客回复| 删除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18 04:30
后面几点学摔跤后的感悟,给人启迪。
回复| 删除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2016-06-21 00:53
呵呵,难得临风的慧眼,留意到别人未曾留意的地方。
知道您是几天前留下的帖子,无奈,我这里平日“疯紧”,只能待“放风”时才能回复您。
这不嘛,今天“放风”了,赶紧回复你,感谢您的来访和点评!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20)——我也“学摔跤” ,试验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回复| 删除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