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5)——村里的/风/流/娘/儿/们/  

2017-02-13 05:53:54|  分类: 2014秦岭山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曾于2014-11-12 发表在“王晓光”的博客,因被“疯”而石沉大海不得已捞出来晾晒):  

   19601970年代的中国农村,不但物质生活贫穷,文化生活也相当贫乏。老乡们之间谈论最多,也最津津乐道的,多是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若是哪个媳妇儿长得漂亮还兼/风/流/成/性/,或者哪个青年小伙子英俊潇洒,保不齐就会/陷/入/风/流/窝/里,成为老乡们干活时的话题。

   我的房东杨五银,当年就长得很帅气。小伙子三十啷当正当年,眉目清秀,身板儿挺拔,又有文化,是队里的会计,家境也不错,自然就成了/风/流/娘/儿/们/的目标。有好几次他突然失踪几天,人不见了。最后被他的媳妇从河对面那个村庄一个寡妇的炕上,揪着耳朵给扯回家来。

   那五银自知理亏,脾气又好,从不对媳妇发火,厚着脸皮憨笑着钻进家门。他媳妇站在那个寡妇的场院里骂几句事情也就过去了。老乡们干活的时候哄笑几天也就算了。

   万没想到,这个风流倜傥的杨五银,又和村里最漂亮的媳妇支改娥搞上了。 

  说起这个支改娥(支姓,是陕西古老的姓氏之一),那可真是漂亮,四里八乡远近闻名。当时也就20几岁,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精致的五官像画儿上一样,丰满的身材凹凸有致,走起路来袅袅婷婷,柔软的腰肢、丰满的/臀/部/堪称完美,和你说话时总是仰着脸,嘟着翘翘的小嘴,鼓鼓的胸脯就挺在你面前,一般人都不敢正面看。

   俗话说:仰脸的婆娘低头的汉。这支改娥偏还真是个刚强性格,谁要是敢欺负她或者是开玩笑过了头,她会马上挺起胸脯仰起脸、嘟着丰满的嘴唇和你吵架,最后败下阵来的总是男人。

   偏偏这个支改娥的命运不济。娘家老爸不知怎的定了个“/历/史/反/革/命,她又嫁给了我们村地主家的大儿子,那地主的儿子也争气,/"/文/革/"/前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本是郎才女貌好姻缘,没成想那小伙子大学刚毕业到某个大工厂工作后,立马回家和支改娥离了婚。个中缘由曲直我们不清楚,反正我们下乡时支改娥已经离婚了。只是奇怪她离婚不离家,仍住着地主大院里的一间房子,每天干活挣工分,自己养活自己谁也管不着。到底是年轻漂亮耐不住寂寞,不止一位青年农民倒在了她的怀里,她的/风/流/故/事总在村里传播。

    有一天晚上生产队开大会,传达什么文件。主持人忽然把杨五银拎到主席台/上/批/判/,杨五银当场承认除了那个寡妇以外,还和支改娥睡觉了,顿时满堂哄笑。惊奇的是当我扭过头去看支改娥时,只见她毫无畏惧,高扬着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东张西望,梦幻般的大眼睛望着远方,就像这事儿和她无关一样。当时我心里暗暗称奇,这女子不简单啊。好在乡里乡亲的谁也不把这事当回事儿,批判几句杨五银就算了,绝不会把女人,特别是把年轻女人拎到台上示众。

    我后来问过杨五银:你和支改娥/偷/情/别人又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坦白?五银嬉皮笑脸地说:社员群众造(早)就看出来了,我咋能不承认哩?

     是吗?早就看出来了。我咋就没看出来呢?

    这个支改娥同时戴着历史反革命的女儿、地主家的儿媳妇、离过婚的女人、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四顶帽子,该有怎样的故事啊。

    我没想到的故事还在后面。

    五银家的隔壁是杨黑娃的家。黑娃也是个青年农民,黑娃是他的小名,大名我已不记得了,当时已经20好几岁了。他既是公社/革/委/会/委员、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又是杨崖村的/贫/协/主/席,政治上的大红人哪!但毕竟是个年轻人,成天和我们知青混在一起,我们交往很多,也挺谈得来。

    黑娃人很聪明,政治上也很进步,家境也不错,两个老人还能下地干活挣工分,只有一个哥哥在部队当兵很光荣呢,这样的家庭在当时的农村算是很好的背景了。可就是他长得太黑,那不是一般的黑,简直像煤炭一样,女孩子都不喜欢,始终说不哈(找不到)媳妇,把黑娃他娘愁的。

    忽然有一天黑娃也失踪了,连着几天不见人。起初人们以为他去公社或者县里开会了,反正他的兼职职务也多吗。没想到原来他是在支改娥的屋里出不来了——天黑后钻进去鏖战一夜,早晨贪床起不来,天亮了又不敢出来,连续几天在里面,终于被发现了。

   最后的结果是,支改娥挺着大肚子嫁给了杨黑娃。

    刚听到这个事时我惊得完全不敢相信。

    记得当时的大队的/革/委/会/主/任气坏了:这是电型(典型)滴......这个这个....../革/命/干/部/被/拉/下/水咧......”他气急败坏,说不下去了——黑娃本来是他精心培养的接班人呢。

   但农村就是农村,食色性也,民生为上,哪管你什么政治不政治的。黑娃可不管大队革命/委员/会/的指示,和支改娥两个人相跟着一块儿到公社,扯了(当地方言,意思是开了)结婚证回来,奉子成婚了。本来还要说亲啊、定亲啊、彩礼啊、择日子啊、等到冬天再过门儿啊........所有的程序都省去了,肚子已经大了,不能再等了。可把黑娃他娘乐得,那几天嘴儿都合不上。

    这事发生后不久,我就离开了那个小村庄,后来的事情我一概不知道。

    这次回来我问过五银,知道黑娃的家还在隔壁院子,黑娃的媳妇还是那个支改娥。我放心地走过去,见大门敞开着,就径直而入一边嘴里喊着屋里有人吗?

    从里屋闪出来一个碎女子(小女孩儿)也就十几岁吧,水灵灵的,大大方方地看着我。我问:这嘚是黑娃的屋里(这是黑娃的家吗)?那女子不说话,只轻轻点下头。

   “黑娃在屋里(在家)吗?

    “莫(不)在哩。

     我再问:那你是?那女子嫣然一笑说:

    “你寻(找)的是鄂(我)爷呢。我恍然大悟!看看,人家的孙女都这么大了。

     我脑子一转继续问:那你婆在吗?

     这里的风俗把奶奶称呼为,我问得是支改娥。

    那女子点点头说在哩,鄂(我)给你喊(叫)去。一转身那女子不见了,不一会儿,搀着一个脸庞黑黑的老太太走出来,说:这是鄂婆(我奶奶)哩。她二(耳)朵聋了听不见。你给鄂(我)说,鄂(我)写给鄂(我)婆(奶奶)看,鄂(我)婆(奶奶)识字呢。

    我吃惊地张大着嘴巴半天合不上,任我极尽想象也猜不到,当年的大美人竟变成眼前这个黑脸老太婆。

    通过纸面交谈支改娥明白了,她大声喊着:啊!笑(晓)光啊,四(是)你啊,你看,鄂(我)现在是个残疾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在屋里走来走去,非要张罗着给我做饭吃。这时我才看出来,按说也是近70岁的人了,走起路来仍然脚步轻盈,身材仍然是那么凹凸有致,腰板儿也还是那么挺直,还是那样昂着头,脸儿朝上仰着,只是,脸庞变得如此之黑,眼神也浑浊了,迷离了......

    最后,我们在黑娃家的院子里照了一张合影,她的孙女陪在一旁。

    你看看相片,还能认得出来这就是四十六年前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吗?

    (下图)从右至左:我、支改娥、黑娃的孙女。

 原创:2014秦岭山区行(5)——村里的/风/流/娘/儿/们/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你别说,支改娥的孙女长得也挺漂亮,精精神神,眼波流转,皮肤白皙,亭亭玉立,可能是她奶奶的遗传因素吧。听了我这话,那碎(小)女子羞涩地说了声谢谢!

    但我心里的话她听不见的——这孩子长得,远不如她婆(奶奶)当年的风采啊。

————————————————————————————————— 

博友点评:

2015-07-19 16:41柳之依依:故事挺野性本真的,有人性闪亮的一面。比如黑娃和小支的爱情。

2015-07-19 16:56 王晓光回复柳之依依:你很会读,野性、本真、/人/性,是关键词,抓得很准。

2015-07-19 16:22柳之依依:岁月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哇!当初的美女,现在成了老太婆。

2015-07-19 16:26 王晓光回复柳之依依:她的故事还在。乡亲们还在。在中国近几十年的巨大变迁中,我下乡的小村庄,变化算是较少的,保留了不少当年的记忆。多谢你的深情阅读!

2015-07-19 16:15柳之依依:先生讲故事,一绝。

2015-07-19 16:22 王晓光 回复 柳之依依:都是真事,不用渲染。可知故事好听还在生活。现在的影视剧非常难看,就是因为脱离生活。多谢夸奖!你喜欢,就好。

2015-05-18 09:50砀山郎:先生写的五银和支改娥黑娃,他们会同意曝光吗?假如她们看到呢?您不想故地重游了?

2015-05-18 10:03 王晓光 回复 砀山郎    嘿嘿......先生说的极是,我写了之后也有点担心,当时下笔流畅,没想那么多,完成后有点后怕,又舍不得删除。再一想,他们基本不上网,等他们知道了,早已时过境迁。  另外,这些事儿当时就无秘密可言,尽人皆知,几十年前村里人就常和他们开玩笑,我也不例外,他们当时红着脸的表情至今历历在目。我的记述不过是几十年后的补记,应该不存在隐私问题。如果我直接写在小说里,用了真名,又有了商业利益,那就不同了。

    至于他们的后人会不会和我较真?对上一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有多少价值?一定这样我也只好奉陪了。我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善良的乡亲们也不至于吧。这样一想,我也就心安了。先生觉得是不是呢,或有更好的建议?多谢提醒!

2015-05-18 10:09 王晓光 回复 砀山郎:再说,我也不是曝光第一人,乡亲们早就给他们曝光了,我只不过是网上曝光。

2015-05-18 10:14砀山郎 回复  王晓光:有道理。现在思想开放,我想这也许是他们小辈自豪的呢,原来老被人也风流啊。这也不是曝光,是善意的评论缅怀。 

2015-05-18 10:25 王晓光 回复 砀山郎:是啊,隔着几辈人的风流,当时红脸,现在就变成有趣了。前两天联系上一个儿时伙伴,他的父亲当年是/大/色/鬼/,职务因此一降再降,从副军级降到农村种地,因为实在没别的毛病,又被起复,终于又混到副局,当时孩子也不好意思说,现在提起来权当是笑话了,巴不得茶余饭后当谈资。也可见识那个时期的好多时代风情。成了历史资料,或者史海钩沉了。这样的事儿还少吗?

2015-05-18 10:40砀山郎 回复  王晓光:是啊。想起我同事问另一同事:你爸爸/嫖/不/嫖/?答:不会只搞我妈一个女人。我们几个年龄大的听到很惊奇,换了我要打架的。思想开放前卫。

2014-12-18 12:07橙子:王兄啊,你得写小说啊,你的资源那么丰富,不写不就白瞎了!

2014-12-18 12:22 王晓光 回复 橙子:不敢。确实没有那个本事。朋友若觉得故事有用,你不妨拿去做素材吧。也不枉我写出的博文啦。

2014-12-18 12:30橙子 回复  王晓光:好的,王兄的经历那么神奇而真实,我会使用的。

2014-12-18 12:32 王晓光 回复 橙子:祝你顺利!

2014-11-12 16:29佟正1、细细读了,人物写得活灵活现,故事很吸引人。不由想起我初中毕业三十年后,一次偶然的同学会,当年最著名的校花,要不是别人告诉我她是谁,打死我也认不出来了,其实她才四十多岁。这个支改娥七十多了,看照片长得还够年轻的,像五十多岁,脸型和体型还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

2014-11-12 17:59 王晓光 回复 佟正:多谢你的仔细阅读。当年她的故事实在太多,件件石破天惊,匪夷所思。这女子就是敢做前人不敢做之事,大胆追求自己的幸福,绝不低头。在她的眼里,那些表面上批判她的人,道貌岸然,实际上一肚子男盗女娼。说起来,社会和时代对她是很不公平的。

2014-11-12 16:30佟正2、通篇看完之后我有个疑问,先生下乡的那个地方,对/男/女/关/系/咋那么不当回事呢?

2014-11-12 18:06 王晓光 回复 佟正:哈哈......这恐怕不是唯独秦岭山区特有的事儿,当时的农村普遍如此,而且,越是偏远、落后的地方,此风越甚。文化越是落后,生活越是无聊,人的本性就越彰显。除此,没有其他乐趣嘛。可以理解。听我太太讲,她们下乡的地方(距离我们村有上百里路远),老乡之间成天也是这些事儿。本来还有一些故事,因为没有太大的价值,我都隐去不写了。比如那个已经出现过的杨志发(火红的柿子那一篇),还为此坐过5年牢呢。

2014-11-12 21:45叶子:这里的民风真是开放啊。

2014-11-12 22:26 王晓光 回复 叶子:其实一点都不出奇,过去的农村,文化闭塞,这种事儿不少见的。老三届的知青都见过。这恰恰不是开放,而是不开放感谢你的关注!

2014-11-12 22:18丁卯兔:只能说一句:岁月是把杀猪刀~~~

2014-11-12 22:29 王晓光 回复 丁卯兔嗯。你说的对!我后来猜想,当时“//文//革/还未结束,/政/治/高/压/不会白白放过这个戴着四顶帽子的女人,那个女子的岁月一定是不平凡的岁月,一定是超乎常人的岁月,她身上的巨大变化也就不奇怪了。我感到欣慰的是,几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夫妻。多谢你哈!

2014-11-12 22:35丁卯兔 回复  王晓光:是,您的猜想很对,经历过大风浪的人必定超乎常人。我虽然没经历过//文//革/或者更早的一些/政/治/事/件/,但是从老长辈的口中能想象到那时的社会模样~~~

2014-11-12 22:38 王晓光 回复 丁卯兔:祝你幸福!

2014-11-12 22:40丁卯兔 回复  王晓光:谢谢您,祝您身体健康~~~

2014-11-12 16:34佟正3、你记不记得张弦的小说《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后来还改编成电影了轰动一时,电影里那对青年男女的爱情,闹腾的山崩地裂,俩年轻人的下场可真够悲哀的,但我也坚信王先生讲的都是事实。先生对张弦那部电影里的内容怎么看?

2014-11-12 18:48 王晓光 回复 佟正:是的,80年代的那部电影我印象很深,先看了小说,后看的电影。我觉得,张弦把生活提炼了,典型化了,但未必具有普遍性。

  我个人认为,农村中那样的爱情是有的,但不多。更多的时候农村/男/女/之间不是爱情,而是原始的欲望,虽然这也是人的本性,无所谓善与恶,有时甚至是美丽的(欲望不一定不美)。遵循人的本性,又没有伤害别人,同样应该被理解。但他们挑战了世俗的底线,不被容忍,所以有了悲剧。

    爱情,有士大夫内容丰富、百转缠绵的爱情,也有贩夫走卒简单强烈、原始纯粹的爱情。从这个意义上说,被遗忘的不是爱情,而是文化。那时的农村,缺少的不是爱情,而是文化和/现/代/文/明/。与其说张弦在控诉旧观念对爱情的践踏,不如说是在控诉文化落后对人性的漠视。

    张弦的这部作品在80年代轰动一时,今天看来却难免隔鞋搔痒了。张弦不了解农村,也不是以写农村题材见长的,倒也不奇怪。

    比如,有一点特别重要,不知你注意了吗?那就是农村所有的/风/流/韵/事/都发生在媳妇儿身上,绝对没有姑娘们发生过。这似乎是一条铁律。媳妇儿/风/流/,人们可以当做笑话传布;如果是未出嫁的姑娘出了这种事,绝对天崩地裂,非打死不可。但细细想来,爱情本没有媳妇和姑娘之区别。媳妇可以追求,姑娘同样应该追求。何故在媳妇身上是/风/流/,而在姑娘那里就是伤风败俗?这只能用落后的观念和不文明来解释。

   比如,我们村里还有一个最漂亮的姑娘,不是媳妇,曾经和我们知青打得火热,当时已经订了亲还未出嫁。我这次也向杨五银打听过她,五银只淡淡地回了一句她自杀了。我一惊,料知事情不简单,不再打听了,也不打算在故事里写她了。所以,张弦故事中的主人公死了,而我们村的支改娥却活到了现在。

    其实,我感到最可笑的是大队////,黑娃自身也有些可笑。因为他们平时太革命了,成天给社员上///课,动不动就是开大会,人面前是////。没想到最后败给了人的爱美本性。我想老乡们之所以大肆传播这个故事,也有对////////的嘲讽。而////////之所以气急败坏,也在于他培养/////////////////////////////的打击一样。

    说的有些远了,就此打住吧。黑娃和支改娥的故事,我看,不过是遥远的小山村里一段普通的风流故事,就像千百年来发生过的许许多多的故事一样。

唯一给我留下震撼的,是当年支改娥的美。那是真美啊!我毫不掩饰那种美对我的震撼。

    我猜想,我离开小山村以后,黑娃和支改娥一定为自己的大胆追求幸福付出过超乎寻常的代价。我在村里短短的不过半天时间的探访中,还是看出一些蛛丝马迹的。但这不是我的主题,不去理睬了。

2014-11-12 21:42子倩 回复 佟正:我小时候看过这部电影。当时还不太懂事,看得迷迷糊糊,似懂非懂。

2014-11-13 11:28佟正 回复  王晓光:先生的几条回复我都细看了,特别是这条长篇评论,我细细品读了。我没下过乡,很多事不清楚。你的这条回复就是篇很好的文章,好在有思想有独到见解,因为很多没下过乡的人恐怕都和我一样的看法,认为中国农村/////////的一样,张弦那部电影在中国影响很大。先生回复中的观点我非常赞成,特别是/////////的观点,强力支持。祝好

2014-11-13 12:49 王晓光 回复 佟正:感谢先生的认可。其实我也是浅尝辄止,没有说清楚。但你的理解力超强,很快抓住实质问题,这样对话就轻松愉快,我也获益匪浅。

   还有其他一些博友读了这篇文章后,都不约而同地以为是“民风开放”,愚意以为,实为谬读也。不是因为开放,恰恰是因为不开放,因为落后闭塞的缘故,是愚昧的表现。只有文明的春风才能吹走愚昧的阴霾。再次感谢!

2014-11-15 10:40老郵票迷:那个年代,那种环境,我确信这是真实可信的故事,那年头连电灯都没有,天一黑,愚昧贫穷落后的农村,还能有什么比这更有趣的事。 

2014-11-15 16:10 王晓光 回复 老郵票迷:多谢你的点评!这些事当然是真的。我万万没想到,很多博友的关注点不在故事内容,而在“真不真”? 我完全没有必要编造这个故事。我又不是作家,又不想凭此售卖作品,也没有作品可卖。挺意外的。

   您的解读相当精准,这些事实际上是准确地反映了那个年代,在偏远地区,文化落后地区的普通百姓的文化和精神生活。远比我的讲述更加丰富,有很多故事我都略去了没有讲。

   我希望读者能对这些历史的记忆提出不同的看法和解读,多问一些“为什么?”从而认识历史,认识国家,认识我们的过去,更好地走向未来。这才是我的初衷,而不是质疑“是真的吗?”也因此,特别感谢先生你的准确理解和恰当解读!

2014-11-13 15:20正儿八经:写的很生动!

2014-11-13 15:30 王晓光 回复 正儿八经:多谢!此文发出后有一些博友反馈,在与博友的沟通中,我忽然发现,这篇博文的内容其实是很沉重的。希望大家不要沉重,还是轻松读博吧。感谢你的关注和阅读!

2014-11-13 15:41正儿八经 回复  王晓光:对那个年代农村生活的真实记录!

2014-11-12 16:28佟正:写完了评论发不出去,文字显示说有非法字符,那我就分段儿发,排查一下到底///在哪个字上。这叫什么事儿啊,太扫兴了,有些字就能天塌下来吗?太肾虚衰弱啦!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2014-11-12 17:56 王晓光 回复 佟正:是吗?奇怪。没有哇。算了,别生气了,////查在中国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这的确是虚弱,绝不是强大。与其生气,不去蔑视它。

2014-11-13 11:11佟正 回复  王晓光:经过一段段分发排查,原来///字符是“投环(都读一声)”两个字,我把“投环”改成爱情,就过关了。看来这个伟大正确的东西连投环二字也畏之如虎。当时太影响我阅读的好心情了。

2014-11-13 12:45 王晓光 回复 佟正:过去了就好,还是应该祝贺你!

2014-11-12 21:40子倩:这篇笔调幽默,真是趣逗,故事叙述得很精彩。

2014-11-12 21:41子倩 回复 子倩:我猜想,支老太太要是知道您在爆料她当年的/////,肯定不敢和您一起亮相的。

2014-11-12 22:20 王晓光 回复 子倩:多谢你的点评!我知道,其实写的很一般,也不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勉强过得去吧。生活本身比所有的故事都精彩。感谢你的鼓励!

2014-11-12 22:23 王晓光 回复 子倩:我猜也是。不过,那个支姑娘年轻时就敢作敢为,为了追求自身的幸福,不管不顾。我相信,她若是知道了我的博客,也会一笑而过吧。

2014-11-12 15:49风轻云淡:哈哈,支改娥给您玩了一手“大变活人”。

2014-11-12 16:21 王晓光 回复 风轻云淡:沧桑啊沧桑......也不知是不是后来让黑娃给染黑的?反正我没见到黑娃,要是见了他,非让他好好坦白当年的////。多谢你哈!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