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读书笔记:《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高峰的启示》(程正民)  

2017-12-21 03:59:22|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从年轻时起就非常喜欢俄罗斯文学尤其是十九世纪的俄罗斯文学,我曾在多篇记述本人年轻时代的博文中有所讲述,这个爱好一直延续到如今。俄罗斯文学奠定了我的基本价值观,影响了我的一生。如今的媒体提到俄罗斯时总是冠以“战斗的民族”,我却觉得此说法实在偏颇,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将“战斗民族”的形象与俄罗斯文学“深沉、忧郁”的主调相联结。
    但说来惭愧,我这个终生爱好仅仅停留在爱好层面,并未有任何的理论学习和探索。以至于在很长时间里我只是“爱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以致于直到前几年才知道,十九世纪的俄罗斯文学成就早已使它位居“世界三大文学高峰”之列。自那以后,凡遇到相关的理论著述我都会认真阅读,冀望补充早年之荒芜。
    这不,今儿个就有幸读到了刚刚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这篇文章。喜悦之中也有些奇怪,以《人民日报》之尊为何腾出大量的版面,在2017年的严冬中突然关心起遥远的、似乎没有多少现实意义的话题了?
    细读之下,虽然该文的观点为我认同,但行文中却不免过于正统,概念大于形象,文风中也有些“板着面孔”的味道,余不知这与《人民日报》的身份是否有关。此外,关于东正教对于俄罗斯文学的影响,文中也仅仅是点到即止。但瑕不掩瑜,能在“档媒”读到这一类文章心中已经有了暖意。
    原文的主要观点摘录如下:

 没有一个国家像俄国这样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就出现了灿若群星的伟大名字。从普希金、果戈理、屠格涅夫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俄罗斯文学以其独特的社会批判精神、深厚的人道情怀和迷人的艺术魅力,对世界文学和中国文学产生独特影响。

  走出象牙塔,始终与时代和人民血肉相连

 19世纪的俄罗斯是一个落后的农奴制国家,为什么能开出灿烂文艺之花?俄罗斯文学主调是深沉、忧郁,用别林斯基的话说,俄罗斯文学始终散布着一种“销魂而广漠的哀愁”。是俄罗斯人民的辛酸、苦难、挣扎、抗争孕育了世界文学中这朵奇葩。俄罗斯文学的伟大和魅力正在于它同时代、同人民血肉联系。受沙皇专政压迫的俄罗斯人民灾难深重,文学就成为人民表达思想感情的唯一场所,文学艺术家自然成为人民代言人。从普希金到托尔斯泰,俄罗斯作家在作品中深刻揭露和批判社会黑an,对下层人民寄予深切同情,不仅尖锐体现“谁之罪”问题,而且苦苦探索“怎么办”的出路。文学成为时代前进的号角和人民的良心。

 托尔斯泰是19世纪俄罗斯文学中最伟大的作家,他的创作反映了19世纪最后30年俄国社会矛盾。这种现实主义所达到的批判力度和深度,是贵族作家和资产阶级作家所达不到的。俄罗斯作家不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不“为艺术而艺术”,而是始终同时代、同人民血肉相连,努力攀登艺术高峰,用自己的作品推动社会进步。

  坚持历史进步立场,表现“人dao”主义精神

 在俄罗斯作家笔下,反农奴制的激情、人dao的情怀以及俄罗斯的白桦、草原和伏尔加河是完全水乳交融的。俄罗斯作家在关注人的价值和人的命运时,始终没有离开社会历史的迫切问题。在关注社会历史的迫切问题时,始终以人和人的命运为中心。正是这种社会理想和人dao理想的融合、社会批判精神和人文精神的融合,才使得俄罗斯文学在世界文学中独放异彩,并且具有永久艺术魅力。

 更值得称道的是,俄罗斯文学的经典之作还特别善于表现个人与社会、个人价值和历史必然的冲突,并善于表现两者之间存在的张力。例如,普希金的《青铜骑士》突出表现了这种冲突和张力。面对彼得大帝伟大历史功绩和小人物悲惨遭遇,普希金没有把两者对立起来。站在历史进步立场,他勇敢地、毫不含糊地歌颂彼得大帝的历史功绩;站在人dao立场上,他倾注满腔同情和哀伤,为普通小人物唱出一曲哀歌。作家无法解决这个矛盾,但作家可以用艺术的方法和力量深刻而动人地揭示这一矛盾,并且坚定站在人da立场上。

  源于民族文化精神,文学与艺术相互激发

 19世纪俄罗斯文学归根到底是由俄罗斯文化传统哺育的。浓厚的东正教宗教情怀所体现的人dao精神和救世思想,渗透到俄罗斯文学中,就表现为一种对人类命运的深切关怀,一种深沉忧患意识和淡淡哀愁。

 俄罗斯文化中的审美文化(音乐、绘画、戏剧)和非审美文化(哲学、科学、宗教)对俄罗斯文学发展的影响都是不可低估的。俄罗斯作家都有很高艺术素养,许多作家创作都深受俄罗斯艺术影响。屠格涅夫就是一个音乐的超级爱好者,柴可夫斯基、鲁宾斯坦都是他的座上客。他特别善于通过敏锐的听觉捕捉生活和大自然的诗意,这就使他的作品自然带有浓郁的抒情色彩。在19世纪,俄罗斯不仅出现一大批文学大师,也出现柴可夫斯基、列宾、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等一大批艺术大师,俄罗斯文学艺术在那个时代是共存共荣的。

 俄罗斯文学批评对文学创作推动也十分明显。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以别林斯基为代表的俄罗斯文学批评,就不可能有俄罗斯文学的繁荣。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