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光的博客

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

 
 
 

日志

 
 
 
 

原创:童年梦想  

2017-03-19 15:00:29|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梦想》——2016旅美纪行(27)
   小时候俺有好多梦想。是什么? 你猜猜看。我猜你肯定猜不着。
   告诉你吧,别看俺那时貌似好孩子,早早加入了少先队,胳臂上带着两道杠、三道杠的,但俺的心里从来没有什么/拯/救/全人类、做**主义接班人那样的伟大理想。俺那时想的全都是“好吃懒做”一类的,比如“咸鸭蛋、炸油条、冰激凌、水煎包、不上课、睡懒觉......”
   你看,没一样正经事儿吧。要说这也不能怪我,那年头物质匮乏好吃的东西太少,再加上我家住在北方,比不上南方的鱼米之乡,好吃的东西更为珍贵。
   就说咸鸭蛋吧,现在一点儿都不稀奇。可那时北方不养鸭子,上哪儿找咸“鸭”蛋?只有咸“鸡”蛋,稀者为贵,咸“鸭”蛋就成了奢侈品。偶尔有大人出差南方,带回来几个咸“鸭”蛋,每个孩子能分到半个,宝贝似的舍不得快吃,一顿饭从头吃到尾,然后还能回味儿多少天。所以“天天能吃咸鸭蛋”曾是我的童年梦想之一。80年代末我离开陕西时,北方的咸“鸭”蛋也还不是很多。到深圳后忽见满大街都是咸“鸭”蛋,顿时心花怒放,最初一元钱一只,近些年涨价也不过三五元钱一只。咸“鸭”蛋终于不稀罕了,童年梦想是不是可以实现了?非也非也,却发现如今的咸“鸭”蛋越来越不好吃了,味道全不对了,换了几个品牌还是不对味儿。究竟是咸“鸭”蛋质量降低了,还是我好东西吃多了不稀罕?
    太太嘲笑我说是后者。我不同意。到米国后想找咸“鸭”蛋尝尝。没想到啊没想到,米国居然不养鸭子,当然也就没有咸“鸭”蛋。米国人饲养的禽类只有一种,就是“鸡”(包括火鸡),商店里也只有“鸡”蛋卖。米国的鸭子都是野生的,就和大雁、天鹅、鸽子、松鼠、麻雀......一样,都是野生的。环保意识相当强的米国人既不捕猎野鸭子,当然也不吃野鸭蛋。面对这帮子老米我无话可说,但“咸鸭蛋梦想”肯定“破灭”了。
    再说水煎包吧,这是一种与上海的生煎包类似的陕西小吃,不同处在于,水煎包是敞着口的。外边的包子皮儿让油煎得黄澄澄的,露出里面的馅儿有粉条、鸡蛋、白菜、肉末。餐馆门口热腾腾的平底大锅里,水煎包“滋啦啦”散发着香味儿,每次路过那个摊子俺就挪不动脚步。记得一两粮票0.11元能买3只,相当于三根半白糖冰棍的价钱。炊事员大妈用一个窄长的锅铲子把煎好的水煎包起出来,用盘子里端给客人。哈,现在想起来还直流口水。这在当年可是奢侈品,看得多吃的少。整个童年时光我也没吃过几回,就梦想着将来有钱了“天天吃水煎包”。悲惨的是,现在我回陕西专门到小街巷找到水煎包子,居然一点儿都没有小时候的味道了。太太也同样揶揄我:小时候穷啥都好吃。现在你啥都不缺,啥也都不好吃了。
    我无语。这个梦想也破灭了。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炸油条,这恐怕是为数不多的至今还“好吃”的小吃了。你是不知道,陕西的炸油条要多好吃有多好吃,刚炸出来热的时候是酥的,等凉了再吃就是软的但同样好吃。我喜欢用热馒头夹着油条,再夹上些老咸菜或抹上一些豆腐乳,就着一大碗豆浆。我的妈呀,太好吃了!油条虽然不比水煎包那样昂贵,但在“革命年代”因为资源稀缺,也不能天天吃到。直到80年代物资供应宽松了,油条才成为大众食品,可偏偏我又离开陕西南下了。到深圳后我才知道,我迁徙南方的最大损失是——不能每天吃到北方炸油条了。你就别提广东的炸油条了,硬棒棒的要多难吃有多难吃。于是,我只能趁着出差北方的机会偶尔解解馋,“天天吃油条”的童年梦想至今也未能实现。
    以上那些还不是梦想之最,小时候最奢望的食品是“冰激凌”。这玩意儿远比水煎包、炸油条、咸鸭蛋贵得多,也更为稀罕,记忆中我整个童年时代也就吃过一二次吧。“天天吃冰激凌”才是我童年梦想中的最高境界。直到现在,冰激凌在全国很多地方还不能算是大众食品。记得前几年在上海,一份“哈根达斯牌”的冰激凌要人民币三、四十元,也就一个“乒乓球”大小吧,一口就吞没了。没想到,这个“冰激凌梦想”是我到米国实现的。更没想到的是,这个梦想最后也是在米国破灭的。
    到米国后我发现,这里的奶制品不但质量绝对有保障(很重要!),而且相当相当的便宜,就连最穷的人也能天天喝牛奶。作为奶制品的冰激凌也非常普及,所有的超市里都有又高又大的“冰激凌专柜”,各种品牌应有尽有(下图)。
原创:儿时的梦想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至于价格,更是便宜得无法想象。五刀就能买二磅,将近一公斤哪!相当于多少个乒乓球啊!这还不算,到周末再打折,那可就是“买一送一”,五刀就能买四磅你提上几桶回去慢慢吃吧,吃到下个周末再打折时,上周末买的还没吃完呢(下图)。
原创:儿时的梦想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米国的冰激凌不光是便宜,质量还很高,特别好吃。童年吃的冰激凌很硬,里面有很多冰碴子。而米国的冰激凌奶酪含量高,吃起来绵软可口,那个香啊!呜呀呀!我终于在米国实现了童年的“冰激凌梦想”!
    可惜,好景不长,这个梦想不久又破灭了。我大快朵颐冰激凌的事儿很快被孩子发现了,立即制止并严肃地给我上了一课。什么冰激凌含糖量太高啊,对老年人身体非常不好啊,血管啊、心脏啊......这么说吧,别说是冰激凌了,就连质量绝对有保证,而且价格便宜到如同白送的鲜果汁,孩子都坚决不让我们饮用,只允许我们吃新鲜水果。理由也简单,“一杯果汁相当于五六个水果,糖分太高”云云。没办法,孩子是好心,说的也有道理,为了咱的健康嘛。我只好最后凝望一眼那个高高大大、琳琅满目的冰激凌专柜,和这个刚刚实现的童年梦想诀别了。
  原创:儿时的梦想 - 晓光 - 晓光的博客
    你看看,最后盘点下来,所有“好吃”的童年梦想都破灭了,只剩下“睡懒觉”这一条了是不是?
    小时候特别喜欢睡懒觉。但是我就想不通了,不知道那些当家长的是怎么想的啊?每天上课按时起床也就算了,大礼拜天的不上课,干嘛非要把我们小孩子吆喝起来?尤其是寒暑假,压根儿就没课上,每天的作业也不多,给你完成不就行了嘛,起那么早做什么?
     不知道别人的家长怎样,反正我家的大人每天早上6:30起床上班的同时,非要把我们小孩子也吆喝起来。全家老小不管有事儿没事儿上班不上班,都一块儿起床一块儿刷牙洗脸一块儿穿戴整齐一块儿吃早餐,然后......大人上班走了,孩子们一头栽倒在床上,可是再也睡不着了。“懒觉”是必须连续睡的,起了床再睡那个舒服劲儿过去了。所以那时我常常梦想,啥时候没人管咱了,咱懒觉睡个够?
    后来俺长大了也的确没人管了,但同样不能睡懒觉。读书时每天有课,铃声一响必须起床。好容易熬到工作了吧,很长时间我上的是“三班倒”,夜班多白班少,晨昏颠倒那苦日子过得和鬼差不多。别说睡懒觉了,压根儿连觉都睡不够。中年后渐渐温饱有余被视为“成功人士”,其实压力更大,天天早出晚归到周末还忙不完。每天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在哪儿?今天有什么事要办?一骨碌爬起来,匆匆洗漱后冲出门外,哪能睡懒觉?表面光鲜其实每天都和上战场一般,虽然没人吆喝我起床了但丝毫不敢懈怠,心里那根弦绷得很紧,哪能睡懒觉?
    本以为,这最后一个童年梦想也无法实现了。上天眷顾,退休后我终于实现了“睡懒觉”的童年梦想!有人说幸福就能“睡到自然醒”。嘿嘿,我现在是睡到“自然不醒”。每晚12:00熄灯立即入睡,一觉睡到大天亮不知道时间也不想知道时间,连表都不看翻个身接着再睡。常常就睡到9:00后了,这才睁开眼,伸伸腰,拿起床头那杯水喝几口,还有昨晚那本没看完的书读一阵子。读着读着,眼皮沉了,手一松,书掉了,又睡着了......不怕你笑话,我的很多书都是这样读完的,我称之为“睡读”。常常就睡到10:00后了,这才起身拉开窗帘,看看外边的蕉红柳绿、阳光灿烂,随即开始一天的活动。
    除非有活动,我现在的一天就是这样开始的。我觉得很幸福,这辈子好歹总算实现了一个童年梦想——“睡懒觉”,多好啊!不信你看看周围,多少人奋斗一辈子能实现几个童年梦想?
    很多老年朋友教导我要“早睡早起”、要“睡子午觉”,千万不要“睡懒觉”云云。我懒得理他们,起那么早干嘛?你早睡早起可能有益于健康,但我睡懒觉就一定无益于健康吗?你可知道,睡懒觉有不可替代的舒服,我相信这种舒服一定对身体健康有好处。你不睡懒觉那是你没福分,干嘛阻拦我呀。再说,我童年的梦想就剩这一条了,好容易到老年才实现,凭什么放弃?甭理他。翻个身接着睡。
    就这样,我天天睡懒觉,越睡越舒服,越睡越慵懒,越睡越心安理得。“心中没有未了事,便是人间好光景。”你以为谁都有这个福分?古人有诗云——钓罢归来不系船, 江村月落正堪眠”,“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卧迟灯灭后,睡美雨声中”......
    (打个哈欠)困了,要睡了。下次再说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